關於動地吟

一场动地吟,都是一场风雨。

在演出者和观众心里,有风怒号,有雨滂沱。

也许,对诗人、歌手和所有的参与者来说,还有朋友同行,也有肝胆同醉。

动地吟是马华文学与文化的异数,横跨三个十年。仿佛风云际会,不曾刻意,总是自然与必然。

只是,它留下的力道是浑厚的,印象是深刻的,因为里头有血性,有不向现实低头、不畏强权的勇气。不平而鸣,原本就是文学的骨气。

让诗歌走入民间,是动地吟的初衷。廿年来,动地吟的舞台换了许多新面孔新内容新招数,不变的是初衷。能坚持廿年,把一项文学活动办得如此活力充沛,而又让人感动与怀想不已的,也许只有动地吟。

游川已逝,元音绝响。然而,2008年动地吟纪念游川演出十场,仍旧连绵掌声,依然场场爆满。动地吟再生,更显游川的先行事迹与傲岸身影。最后一场,周若涛朗〈仿你——诗赠游川〉,众诗人相伴举杯一饮而尽,以及主题舞〈问签——纪念游川〉令观众无法自已,那是圆满的句号。

这是一段风雨同台,肝胆同醉的岁月。

— 文摘自《仿佛魔法,让人着迷》编者序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