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可以說華語了嗎? /周若鹏

有一晚,我的太太慧儀和同事們約了著名詩人游川到酒吧,恰巧遇見游川的一群朋友,當中有一位游川不認識的,友人就為他介紹:“這位是Stephen,剛從中國來馬旅遊。”

游川招呼道:“你好,我是游川。”

Stephen回應說:“Hello. I am Stephen. How’re you doing?”

游川有點疑感的問Stephen:“你該會說華語吧?為什麼用英語呢?”

Stephen有點自滿的答:“Oh. I think my English is very good.”

“I see. So you’re speaking English……”游川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望著他說。

忽然,游川捲著舌頭像含著棗子般的,竟用起北京腔調說話:“你第一次來馬來西亞?”

Stephen先是一愕,隨後說:“Yes. And you’re from Beijing? I thought you’re from Malaysia……”

“我唔係北京人,我係馬來西亞人。你由邊度來?係唔係廣東人啊?”游川忽又說起廣東話來了,Stephen皺著眉頭,努力在聽著。

“你習慣這邊的天時無?”游川用福建話問,見Stephen還無法答腔,換用潮州話再問:“你習慣這邊的天時無?”

Stephen眼呆呆的看著游川。游川可是更認真的對著Stephen用上海話閉話家常,須曳又改用客家話高談闊論,在一旁的慧儀也不太聽得懂了,只是不住的偷笑。後來,游川又講起馬來話, 身邊的朋友都聽得懂,笑了出來。當Stephen還搞不清楚大家笑什麼時,游川卻已說起了日語。

這時,Stephen的臉色複雜,既似氣惱又似慚愧。游川啜了口啤酒,氣定神閒的用華語問Stephen:

“現在,我們可以說華語了嗎?”

Posted in 回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