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地吟故事5/傅承得

6之5:於無聲處聽驚雷

動地吟開場朗誦魯迅寫的〈無題〉詩:“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有時也朗龔自珍的《已亥雜詩》第125首:“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收場則唱游川的〈海〉與傅承得的〈問候馬來西亞〉。四首詩二古二今,內容明確表達動地吟的整體精神,也是華人社會深沉的苦悶。

瞭解動地吟的成人會擊節鼓掌;聽懂動地吟的學生會深受感動。當年坐在台下的聽眾,總會回想起如此與眾不同,卻又震撼共鳴的演出,總會告訴朋友有這樣的詩歌朗誦,也總會期待再來一場洗滌心靈和表達家國關懷的動地吟。動地吟為馬華文學打開了一扇窗,流露出社會群眾的心聲。這種聲音,是你的,也是我的,是我們想為這個國家和社會講的一些話。真心誠意去說的心里的話。

紀念4已故文化人物 動地吟下月開跑

(吉隆坡9日訊)旨在紀念國內4名已故文化人物游川、姚新光、陳徽崇和陳容的動地吟2012年詩曲朗唱舞蹈演出,將于4月7日開跑。

動地吟總策劃傅承得今天宣佈這項消息時指出,動地吟不只是一項文學活動,還包括四個特殊要素,即展現才華、群策群力、有詩有歌有舞有茶有酒有笑有累還有愛的舞台,更是一個讓人感動的舞台。

他說,動地吟是一個以詩人朗誦本身作品為主軸,以詩曲演唱和詩舞為演出的文學活動,它還具有四個特殊要素。

更多報導請看《中國報》

用詩歌關懷家國‧“動地吟”4月起辦10活動

新聞發佈會結束後,詩人、歌手、贊助人、承辦與協辦單位代表等合照。後排左起:拿督卓正豹、葉嘯、伍燕翎、趙程毅、拿督朱兆祥、馬來西亞佛光山總住持覺誠法師、華總思想興革委員會陳達真、孝恩集團董事主席拿汀朱林秀琴、蕭依釗、資深音樂製作人周金亮、傅承得、林金城、余仁生企業公關經理呂玪月春、拉曼大學中華研究院院長何啟良、紫籐集團董事長林福南。前排左起、林明志、《學海》主編曾翎龍、手集團藝術總監吳聖雄、丘淑霖、周若濤、葉忠文、馬金泉、林文莉、周若鵬及駱紆蕙。(圖:星洲日報)

(吉隆坡9日訊)為紀念已故詩人游川、相聲家姚新光、音樂家陳徽崇、歌唱家陳容,2012年“動地吟”詩曲朗唱舞蹈演出將於4月至11月在全國各地進行,歡迎公眾踴躍支持這場由本地詩人、歌手、舞者策劃的文化活動。

蕭依釗:緬懷4文學藝術家

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動地吟”是傅承得和游川等詩人、藝術家在二十多年前發起的,而今游川已故,在傅承得推動下,更多作家、藝術家以及企業公民加入了“動地吟”的行列。

星洲日報和《學海》週刊很樂意參與“動地吟”活動,和文化界朋友一齊把詩歌推廣到民間,並借詩歌喚醒民眾關懷家國,批判現實。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播種工作。

今年的“動地吟”,加入了新的元素,即紀念詩人游川及三位藝術家陳徽崇、陳容和姚新光。我們緬懷這四位文學藝術家,要學習他們為文學藝術獻身的精神,而且要學習他們那種“敢用真心換此生”的性情。

“在世態炎涼令人們漸漸忘記情義、爾虞我詐讓人們失去誠信的現代社會,守誠信、重情義,是我們應該傳揚的社會價值觀。星洲日報同仁一直都努力在恪守‘立足誠信,情義相隨’的辦報理念。

因此,今天能夠和一群有情有義的文化界朋友一齊推動‘動地吟’,是星洲日報同仁非常樂意做的事情。”

傅承得:讓文化人展現才華

動地吟總策劃傅承得說,除了星洲日報“花蹤文學獎”,“動地吟”是馬華文壇和文化界,另一個具備20多年歷史且廣受注目的文學活動。

“這是一個讓詩人、歌手、舞者展現才華的舞台;是一個詩人不分彼此、群策群力、為自己搭建的舞台,更是一個有詩有歌有舞、有茶有酒有笑有淚還有愛的舞台,在這個舞台上,我們見證了友情的可貴。”

他說,今年“動地吟”重新出發,同樣是為了朋友而來,為懷念本地詩人朋友游川、相聲家姚新光、音樂家陳徽崇、歌唱家陳容。他們都上過動地吟的舞台,他們都曾在這片土地上展現耀眼的才華。

“第一場‘動地吟’4月7日在汝萊孝恩園舉行,因為游川和陳容都在那裡。雖然籌備工作很辛苦,但我們肯定這絕對是一場別開生面的‘墓園動地吟’。”

朱兆祥:讓文化扎根生長

孝恩集團董事經理拿督朱兆祥感謝“動地吟”的信任,讓孝恩成為榮譽贊助單位。他說,“動地吟”是一個非營利組織,25年來,一直在保留和傳承文化精髓,用不同的表演形式來與時代接軌,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他說:“十個活動、十個不同的地方,十個不同的表達,都是在對已故藝術家的懷念和致敬。我深信,只有我們自己重視文化,才能讓它往下扎根往上生長。

趙程毅:被游川詩句感動

ideasmith廣告公司董事經理趙程毅是游川生前的好搭檔,他說,自己是二毛子,因為游川才認識中華文化。游川的寫的詩句,“以詩以歌以舞,風雲再地;以淚以笑以愛,震撼心靈!”至今一直感動他。

葉嘯:走入人群文化演出

各州承辦單位代表、馬來西亞華文作協會長葉嘯說,“動地吟”是走入人群的文化演出,引起許多觀眾共鳴以及深深感動。

星洲日報

拾年動地吟

十年前在南洋報社的那場動地吟演出,對我來說是最有意義的。倒也不是因為演得好,其實,那場朗誦得最別扭。

演得最好的一場是在吉蘭丹的哥打巴魯。當地華人人口甚少,僅五萬左右吧,據說文化活動不多,因此一群文人從吉隆坡浩浩蕩蕩的跋涉而來,觀眾們是十分歡悅的。現場是能容百餘人的禮堂,首排座位只和麥克風相隔數尺。當晚座無虛席,台上桌子鋪了紅布還擺上水果和啤酒,主辦單位如此用心,實在教我們衷心感激。觀眾們全神貫注,三杯下肚我們也更加投入,那種深切的共鳴感甚為難得,想來那應是我最全情的演出了。

南洋報社的禮堂當然大得多。當年適逢豬瘟肆虐,南洋亦藉此活動籌款,在媒體的鼓催下,禮堂也坐滿了熱心的觀眾,場面鬧哄哄的。但不知是地方太大呢還是主題過於嚴肅,氣氛就是不太對味。

氣氛最濃厚的是在柔佛古廟的那場演出。詩人們圍著石桌煮著花雕,在星月底下激昂的朗誦批判的詩篇。其時,被州政府強行推倒的那面山門,經已重建。林金城對古跡頗有認識,悄悄告訴我哪些磚瓦用錯了材料和顏色。演出結束時,冷不防廟祝丟下一句:“找工給我做,多餘的。”

離開時,我回頭再看一眼那新建的山門。一九九一年華社不惜以身軀阻擋推泥機,捍衛這一百廿年的文化古跡,然而你知道一座古牆保衛了什麼呢?在一個寒涼的凌晨,州政府人員突襲便把山門拆除。廟祝先生,如果當年把整座廟給拆了,大家不就更閑了?我們也不必到此表演了——沉默總是比較輕鬆的。

我還要寫詩、朗誦,也許能在讀者、聽者的心中建構一座不容偷襲的堡壘。看見禮堂內的觀眾們專注的聆聽,反讓我感慨的想起在一些華人居多的地區,觀眾反而顯得冷漠,仿佛聽著島外別人的事情,比一個購物中心裡閑逛的路人還要漠然。

那天朗誦一些新作,比較生疏,感情不流暢。自覺別扭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觀眾席中有兩位“貴賓”——我的爸媽。他們從來沒看過兒子的朗誦表演,我是鼓足勇氣才敢邀他們出席的。這不是奇怪的事嗎?成千上萬的觀眾我也絲毫不怯,偏偏自己的爸媽面前表演,就別扭了。我越想表現得特出就越不自然,像穿著小丑的服飾朗誦愛國詩般的不搭調。我想看看爸媽的反應,他們卻坐得太遠了些,我只能在心裡嘀咕,他們是怎麼想的呢?

演出結束後,我問他們觀後感,爸爸微笑說還好,如此而已。

現在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再回想當時,能看見孩子在台上表演,無論如何心裡必然覺得欣慰。我很慶幸自己有勇氣請父母來觀賞,因為,後來父親過世,今年的動地吟演出,他再也看不到了。

他會看到嗎?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周若鵬)

墓园动地吟 索票开始

墓园动地吟逐步定案,日期4月7日,时间6:30pm – 10:30pm,地点在汝来孝恩园,我们的老朋友游川就在那里,陈容也是。关于墓园动地吟的详情,请按这里

索票免费,现在开始!按此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