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墓园动地吟特辑】

当55米的铜像 步出神殿

当55米的铜像步出神殿
原本被铜像锐利的眼神
割裂的天空
似乎豁然变得延绵、辽阔
黄爪和黑爪的飞鸟
渐渐不再回避
铜像以巨大的朱色笔涂草
天际那数百道的符咒
( 远离若隐若现的禁忌
原本是它们已经实践多年的
条件反射 )
那群经常在祂脚下留连
觅食后随地米田共的猢狲
四散如强风吹拂的枯叶

当55米的铜像缓缓崩解
少了铜像仿佛奇数梦魇的镇摄
神殿中的大小雕像鼓噪不已
开始不安于原来的颜色和称号
市民纷纷听见
不是初一和十五
城外的海上浪涛
也越来越汹涌
越来越逼近

当55米的铜像被敲碎、融解
像生锈的陈年谎言化为流体
人们用它 浇灌出滑梯
给孩子们戏耍童年
人们用它 敲打出盆壶盘锅
让母亲们盛载生活
人们用它 制作成轮椅
供爷爷奶奶
转动岁月的夕阳……

刘育龙【诗】 【墓园动地吟特辑】

 

孤独物语

1.
我最害怕的是
还没掀起
澎湃的恋爱

就老了

2.
一杯酒
在彻夜不停的电音舞曲中
兀自蒸发

3.
他假装手机响
“喂……”

继续以电话
进攻每家电台
“喂……”

唯一的
道别方式
“喂……”

4.
你启动刚下载的
“亢奋ing”软件
在虚无的体内
血液畅快地闪烁奔流
神经末梢
如章鱼触须
伸——展——

忽然停电

吕育陶【诗】【墓园动地吟特辑】

夜店

我怀抱一本夏宇游离于台北冬夜
流过微雨的大街滑落底层的夜店
密不透风连一滴音乐也漏不出去
调酒师摇摆如摇滚 酒意从你的发
流落你的额到你鼻尖
未及沾唇你已模糊成烟
这里没有不开心的人
这里没有不美丽的人
我怀疑这里并没谁需要读诗
这里没有不舞动的人
这里没有知道寂寞的人
也许没谁需要诗
诗集在激光中如冰融化
共用过这酒杯
就算吻过

我惧怕你的美丽
搁下未饮尽的酒便逃离
夏宇和你浓稠了我的血液
一走入冬夜就烧成灰烬

周若鹏【诗】【墓园动地吟特辑】

Posted in 作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