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一章

如果不是因为写作,或许生活就是直线式的进行。

如果不是因为写作,或许动地吟就只是一个名词。

写作本来并不在我的生涯规划议程中,也不是年少时的志愿,甚至不曾设想和工作发生任何必然的关系。

也许,生活的主体并没有因为写作而有所改变,日常的行进没有因为写作而有所快慢,写作是生活主题之外的一个分号,是心灵休憩处,当是一种修炼。

所以,我不习惯作家或诗人的称号,因为那是伟大、不朽、有影响力的光环,而我,什么都不是。我的写作只不过是类似日记的延伸,却又没有日记的详尽和细琐,只是一些零碎片段的生活记号,仅仅是小我的抒怀,散漫的流光,相对的空白,本质的原来,而已。

站上动地吟的舞台更是偶然的意外。为了纪念老哥游川骤然离开我们,为了让老哥继续留在我们的圈子里,为了让大家一起和老哥同乐,于是有了傅老的提议、召集和动员,再度让动地吟的声音在舞台上演出,再度让动地吟的精神延续下去,舞台下的原意其实就是大家一起朗诗给喜欢热闹和快乐的老哥听(老哥一定在背后大骂我们不知所谓,然后哈哈大笑),时年2008。

这是老哥留给我们的缘分,于是我们在一起,朋友和后来的朋友,集合所有参与者的能量与念力,自发,亲为,奔走,筹备。动地吟再一次出发,结合了各方的善缘,站在动地吟的舞台上,从隆雪华堂开始,到后来全国巡回演出十场,荡气回肠。

人说写作是一条寂寞的路,我想寂寞的应该是写作过程中的思维状态和心理需要,那是文字沉淀和酝酿的必然。然而,在写作的路上能遇上一票因喜爱文学而结缘的朋友,在前行的路上就不觉孤单,甚至成为驱策的力量。

不孤单,因为彼此之间的友情,还有友情之间的酒量。文字让我们与酒相遇,诗情酒意,以诗入酒,以酒焚诗,诗酒酩酊,醉倒不归。

今年,傅老再次点火,大家再一次为动地吟而来,再一次聚集,再一次展示大家的用心,再一次开展十场的舞台,再一次发挥崭新的创意。动地吟有一种召唤的声音,有一种感动的力量,动地吟从来不令人失望,动地吟从来没有冷场。

这些生活圈子之外难得的经验,扩大了自己生命的象限,开阔胸怀,拓宽视野,少了这些性情中的酒肉朋友和动地吟的舞台,人生的经过或许就失去很多精彩的篇章,失去许多丰饶的景观。因为这些,我意外地走上一条不在人生行程中预期的小径,径上开满了美丽的花朵,散发宜人的香气,这真的是无心插柳的收获,成就了一个美好的后来,比梦想还要绮丽的真实,仿佛一部长篇之外一章的起伏跌宕。

黄建华【散文】 南洋文艺【墓园动地吟特辑

Posted in 作品, 回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