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寶卿‧眾聲喧嘩《動地吟》

2012-04-11 09:16

農曆三月,清明氛圍猶在,細雨不來,墓園綠地,卻人潮洶湧,眾聲喧嘩。

很多人都來了,藝術和文字工作者,來了;愛好藝術和文字的觀眾,也都來了;500多人,為青翠而寂靜的墓園,帶來了色彩、熱鬧而愉悅的人聲。

《動地吟》以詩以歌以舞,特選墓園露天喧鬧,意義深長。

它顛覆了華人傳統對墓地的禁忌觀念,消除人們對亡魂的畏懼心理。在中港台有四季的地區,清明節正值春天陽光明媚萬花怒放草木吐綠的時刻,正是人們春遊踏青的好時光。我國雖無四季,墓園《動地吟》,還是讓到場人士享受到了踏青的樂趣。

雖然生死有別,人鬼異域,人們對逝者的追思與懷念,始終如一。

這場《動地吟》,意在紀念4位已故藝術工作者游川、姚新光、陳徽崇及陳容。

老中青三代詩人、聲樂家、廿四節令鼓、專業舞團、敲擊團,以及由中小學生組成的安樂書窩合唱團,以淚以笑以愛,讓《動地吟》再起風雲。

無論是個人對友情的感懷,還是對社會家國發展的憂思,詩人朗誦聲聲感人肺腑,句句驚雷動地。

詩人用文字,傾注對這片家園國土的愛;他們關心公共議題,批判政客偽善,憂心族群命運。

正如傅承得吟游川的〈五百萬張口〉:我看見五百萬張口∕大大小小張張合合喋喋不休∕卻聽不到一點聲音……正如周若濤的〈老街待拆〉、林健文的〈降落〉、傅承得的〈一顆種子〉、林金城的〈表態術〉、黃建華的〈人在現場〉、曾翎龍的〈農夫〉、周若鵬的〈茨廠街不是Chinatown〉等等,無論是對現實生活的無奈、對社會現象的批判,對政客的極盡諷刺,都引人思考。說明詩人也可作為時代改革的先鋒,而《動地吟》為詩人提供了這樣的一個平台。

年輕歌唱家林文蓀、陳艷薇,唱出詩人的多首作品,餘音繞樑,讓人驚艷。舞者與相聲,則分別以肢體及滑稽語言,嘲諷現實與政客。

陳容英年隕落,其高足岑大偉以渾厚歌聲,深情追思老師,一曲《懷念曲》,激昂、低吟之中,難掩哀傷之情,引人落淚。

《動地吟》風雲再起,除了情義動人,更傾注了全民關注的課題。

魯迅詩:“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

來吧!如果你錯過了墓園《動地吟》,4月22日請到星洲日報“聽驚雷”!

(星洲日報/情在人間‧作者:陳寶卿‧《星洲日報》主筆‧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Posted in 回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