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動地吟》予我的心靈激盪

坦白說,我對新詩沒太大興趣,縱使在副刊看見它也不會刻意去讀,原因有二:看不懂,也沒有時間去意會詩人的想法。雖然我略知部分詩人名字,可卻對他們的作品沒有印象。

首場的《動地吟》在汝來孝恩園舉行。當天我忙著趙明福黑白無常討命日的請願活動,當時被大雨淋濕了,所以也沒想過要飛奔南下汝來觀賞《動地吟》。後來聽許多朋友說《動地吟》的演出精湛得很,然而我腦子裡依舊摸不透吟誦詩歌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總覺得,會悶吧,我可能會睡著了。

幾天前,我心血來潮想約周金亮大哥見見面,一位我從今年二月份開始想抓卻一直抓不到的大忙人。多虧他告訴了我:『這星期日(22/4)下午2時至4時我會在星洲報館那裡演出,你過來那裡找我吧!』結果,我誤打誤撞之下,竟然來到了第二場的《動地吟》演出。

我單槍匹馬來到了星洲報館地下禮堂,幾乎所有出席者結伴而行,我不介意,因我確實想要看看究竟詩是如何被吟誦。我先入為主地想到出席者應該不會太多,可事實上人數卻爆滿——超過700人,結果部分觀眾(如我)只能乖乖全程站著觀賞節目了。

當第一首詩被吟誦時(我忘了是哪一首),我頓時有種被轟炸的感覺——原來詩也可以被吟誦得如此出神入化。抑揚頓挫的聲調,時快時緩的節奏,還有豐富之極的神情,誠然提供一個極其遐想的空間。我深深地被吸引了,全然投入在旁若無人的世界裡,享受之極。然而,坦白說一句,單憑直接閱讀這些新詩,我終究無法擁有吟誦詩詞的暢快感。

我學過音樂,雙耳自然不會放過金亮大哥的作品。不聽還好,一聽之下我截然被著迷了——如斯自然悅耳脫俗的音樂,與詩人文字全然融為一體,再由演唱者娓娓道來與情緒高漲地詮釋之下,我全身血液頓時沸騰起來,隨著吉他伴奏的歌聲兀自唱了起來——即使旁人異樣的眼光向我投射過來。令我最深深動容的是《種籽》這一首歌曲,不知何故,眼眶竟然偷偷留下了熱淚。一班孩子們純真無邪的歌聲,少了世俗的塵染,顯得格外晶瑩剔透吧!

金亮大哥的音樂極其脫俗,毫無世俗流行歌曲的商業味,而是有點Alternative曲風的心靈敲擊,那是心靈深處的誠摯與調皮,沒有深邃的情感、心有雜念,是難以詮釋其曲。我是個選擇活出真我的人,這樣的音樂誠然直擊我心靈啊!

知“食”分子林金城大哥不僅把大馬美食譜上了歷史故事,也把詩詞玩轉得出神入化——原來吃也能與目前政治局面劃上了等號。這是一種極高境界,諷刺卻又不失詼諧的手法,節目落幕後,金城大哥對我說,吟誦詩詞還有很多玩法呢!好,我引頸長盼地拭目以待!

詩詞的吟誦,亦紀念了本地已故詩人游川、相聲家姚新光、音樂家陳徽崇及歌唱家陳容。傅承德前輩在現場說了這麼一番話:動地吟,原來還有個好處。它不止宣揚與流傳中華文化,也紀念已故的詩人——即日後可紀念周金亮、他自己等人。語畢,全場哄堂。莞爾之餘,深思其言,我的確感受到他對已故詩人的深深懷念。

除了詩詞吟誦與郎唱外,詩人也發揮了創意——將饒舌、多媒體呈現、瑜伽融入了節目中,讓觀眾大感耳目一新。觀眾只有拍爛了手掌叫好,才能將內心的興奮表露出來。

舞蹈方面,我還無法深入其中的精髓。只有在最後一項精湛的舞蹈表演(忘了名),盡述了大馬人民生活的寫照——無數的收費站、政官的貪污、執政黨對人民的自由打壓。由始至終沒有任何對白,卻讓人看了有種扎心之痛的無奈。

當然,人民求變的心態是無法被打壓的。呂育陶與林金城709街頭遊行的感受,通過文字的吟誦形成一股凝聚民心的張力,喚起了大家沉睡的心靈,為即將來臨的428淨選盟Bersih 3.0的靜坐活動注入了強心針。

動地吟落下帷幕的那一刻,我為詩人精湛的演出打了近乎完美的分數:99分。原因有二:全然改變了我對吟誦詩詞的刻板印象;原來詩詞配上了樂曲後竟可如此打動人心。

歸家前,我突有這樣的一份感動:日後我也要為《動地吟》貢獻一份綿力!

《動地吟》實在太棒了!大家一定要看!

(後記:原本只想和金亮大哥聚聚,卻變成了看《動地吟》。由於時間匆促而咱們必須另約他時,但我心靈也因此而滿載而歸!忘了說,我竟然站立觀賞了足足4小時卻毫不覺累!)

Posted in 回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