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件港恤 /傅承得

週末在家陪麼女芹芹,無事立於籬前,看著挺立其旁二十余年的芒果樹。

一年容易,它又結出豐滿的果實,十來顆沉著懸掛。它受過幾次重傷,最嚴重的那次,是因枝葉茂盛濃蔭高聳,我怕渠旁寸地難以支撐它的重量,托人鋸去半邊。它一定很痛,我想。以前花開無數、果結近百的它,如今寂寥疏落;卻也仿佛無怨,碩果依然散發清香。

一輛白車停在門口。中年婦女下車來,手裡拎著白塑料袋,說:“傅先生,我來了幾回,你不在。這是我先生送給你的禮物。”我愣住,一時不知如何回應。她又說:“我先生在電視上看到你,想送你這兩件衣服,他是做衣服的,請你收下。”說完回車離去。袋裡是兩件Jeep品牌的深色格子港恤。

最近我上電視,是因為T V2前線視窗和N TV7華語新聞的動地吟報導。我做了甚麼?平白獲贈禮物。我道謝了嗎?我忘了,也沒問她先生的姓名。是頓感驚愕失了禮數吧!一對陌生的夫妻,兩件用心的港恤。

今年的動地吟,辦得比過往轟轟烈烈,主要是贊助單位與媒體的支持;也辦得比過往繽紛熱鬧,全靠團隊的努力和友好的協助。我只不過是主持會議與為場地的選擇出招,只不過是想再藉它紀念亦師亦友的遊川、姚新光、陳徽崇和陳容。盡力辦好是本份,得失之心不複重如過往。就像喝酒吧!八角碗盡興,忘了酒精,有點醉意。

辛苦了的是動地吟的團隊,可他們似乎玩得興高采烈。那也沒錯,近二十年遊川和我是這樣玩轉動地吟的,只苦了幕後的朋友。有些朋友認為動地吟輕鬆的背後隱藏嚴肅,深具社會意義。意義,是由別人來解讀的,我只確保平安順利。

這麼說也許清楚了。這兩件港恤,是送給動地吟台前幕後的朋友的,由我代表收下。我很喜歡格子衣,但已有了遊川送的峇迪魚骨衣。那就留待年底的慰勞宴當獎品,幸運兒穿上來年動地吟的舞台,記得有心人溫暖的鼓勵,那是做對事情的回饋,無價的報償。

我望著垂吊著的芒果,望著照顧了二十多年的這棵樹。

養活它的,是一米見方的溝渠旁寸土。它受過傷。

風里雨里,它仍然迎來綠油油的新葉。

星洲日報/副刊‧文:傅承得)

Posted in 作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