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 /林健文

        我想,当诗人们集体出走,离开创作的书房,到各地以吟唱的方式,或抒情或激昂或温柔,我们已摇身变成游走各地的吟游诗人。我们的魔法来自灵魂,不是魔法书,依凭自己的直觉与灵感,我们用自己的声音吟唱别人或自己的诗歌,将自己想要表达的处世观,或对某些人某些事件的感觉,用比较直接和人们较容易接受的方式来传递。

        据说音乐带有魔力,周金亮的声音让这股魔力充满另类的想象空间,他以音乐施展魔法,让听众时而落泪,时而欢欣。马公的舞蹈让诗的能量通过肢体语言作为另一种呈现方式,让诗歌的隐喻得到充分的张力,举手投足间便达到奇特的魔法效果,让观众如痴如醉。而诗人们则用自己最独特的声音,呈现出仿如高低音齐全的音乐交响曲,若鹏建华的声音沉稳,翎龙叶啸金城的声音磁性,嘉仁若涛育龙的声音平淡,淑霖育陶翠云的声音壮烈激荡,国刚和修捷的声音不羁,而彩宝的声音则优美细腻。

        我常想,要是游川还在世,他必定是我们之中最像吟游诗人的诗人,他的豪迈不羁坦荡,行事半调子而不拘小节,样样通而样样松,现在只能是我时常从傅老周老口中听说的往事和传说,那么真实,却又遥不可及。不能和游川举杯共饮,似乎是我们这些后辈诗人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吟游诗人学徒通常是从经验老到的吟游诗人身上学习技能,并跟随他的导师,直到有能力开始自己的旅程为止。每一届每一场的动地吟,我们这些后辈的确能从前辈诗人身上得到许多养分,有时不只是为了写一首传世的诗,我们学习得更多的,是对生活的体验,对生命的豁达,乃健清强田思小曼老师等人对于诗的执著和坚定,才是我们年轻一辈朗唱者或诗人们,尤其是还在求学阶段的安乐书窝学生们需要认真学习的事情。

         当军人举起手中的枪杆捍卫国土,诗人却以独特的魔法,施展内心真实的感觉,为不幸者带来希望与勇气,并利用擅长的音乐魔法对抗恶徒的奸计;当国家政治腐败贪婪成灾,诗人会游走四海反抗暴政,并鼓舞受压迫群众的勇气。今天,你们来听动地吟,让我们施展魔法,为你带来新鲜的感觉和希望。

5.6.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