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童﹚詩 /傅承得

──為2014年“聲音的演出”而寫,兼至2012年的“口水評論家”。

嘓~嘓~嘓!
呱~呱~呱!

三隻癩蛤蟆
喜歡道短說長
指點江山
嘲諷人家

忘了自己
也曾經
有過奇醜無比的
尾巴

嘓~嘓~嘓!
呱~呱~呱!

20.2.2014

最初的感动:《声音的演出 》

1502793_601046059967511_1255416524_o-1024x375[1]

我只能想象当年第一场《声音的演出》。两百人披着月光,月光映在诗人相拥而泣的泪,泪滴在动容的鼓声中颤抖,顫抖如两百人的心房。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错过,当年的推手正是我的启蒙老师傅承得和他的诗人挚友游川,也许是自己懞懂无知,当年我初中,读着报章上的茅草行动、阿当事件还似懂非懂。山雨欲来,我在窗内惦记着隔壁班的女生。

后来的《动地吟》我也错过了,一直到1999年傅老师邀我,才踏上《动地吟》的舞台,此后2008、2012,从百人观众到千人,从街头到艺术厅,从表演者到统筹,一路走来我都在,最遗憾的是错过了动地吟的最初。幕落以后,诗人朋友谈起当年轻装上阵、饮马江湖的日子,万分缅怀。没有䌓复的灯光音响、数十众的工作人员,就只有诗人,和声音,和观众直接接触,从我们的声音直达心灵。我们一直想尝试再办一场简单、纯粹的诗歌的表演,但苦无场地。

1999时我也做过的事,甚至在购物广场只有四个观众,我们大声朗诵愤概的诗章,席间微微点头的老人,哪怕只有那么一个,值得了千里迢迢。后来听席间千人的掌声,震撼更甚,可是在强烈的灯光底却看不见观众的面容,毕竟有所失落。你把我的诗听进心坎里去了吗?也许是,但是我看不见。我迫切的需要看见你的眼睛,你的愤怒,你的悲哀,看见你的痛苦,和诗人激起的共鸣。

四合院艺文坊联络上我说想办活动,我马上想起这个大家的想法。四合院草创不到一年,当时就见过主导的瑞香和永明,叫我印象尤深的,就是那股傻劲。他们各有正职,就为了热爱艺术文化,在回酬尚未明朗便投入时间金钱开发艺文空间。我也是个精打细算的企业人,不禁为他们捏一把冷汗。永明是新山人,更是为此两地奔波。这股傻劲,和我辈文人不是一样吗?

所以我更想促成《声音的演出》,回到动地吟的最初,诗歌最原来的感动,从诗人的喉舌直接流进观众席,看看诗歌的力是如何超越舞台,在生活中激荡。这是我第一场统筹的诗歌朗诵,放下纷扰的工作,推开家人,为的是什么呢?国家吗?文学吗?自己吗?我不知道。

我知道如果你来,什么都他妈的值得。

日期 :2014年2月22日(周六)
时间 :08:00pm – 09:30pm : 节目 / 09:30pm – 10:15pm : 自由交流
地点 :四合院艺文坊
门票 :RM 40.00 , 仅限60人
预购优惠:RM 30.00 ,2014年2月12日前
联络 :016-6263326(振宗)/ 012-7803848(永明)/ 019-3219595 (瑞香)

 

2014.02.13 刊于星洲星云版

《声音的演出》系列一

1502793_601046059967511_1255416524_o

幕落以后,有人怀念动地吟的最初。

《声音的演出》是廿五年前动地吟的雏形,简单的一把声音,一把木吉他,娓娓说诗、唱诗。第一场于1988年在陈氏书院举办,八十年代大马华社气压低沉,诗人傅承得和游川集合众多友好,把愤概的诗章转化成立体的声音,铿锵的朗诵、沉抑的诗曲大力地撼动数百观众的心灵。次年易名《动地吟》,回响不断。1999年动地吟卷土重来,齐聚了年青诗人吕育陶、林金城等巡回演出20余场,轻装上阵,从会馆到购物商场都成了动地吟的舞台。

后游川骤逝,2008年为纪念游川再办动地吟,许多诗人音乐人加入表演阵容,声势更为浩大。诗人和舞蹈家马金泉及共享空间专业舞团跨界合作,舞台艺术呈现大为提升。其后欲罢不能,再巡回十场,累积观众逾万。2012年的表演元素更丰富多元,不但融入饶舌、魔术、多媒体,演出地点也出人意表,从墓园、艺术厅、渡轮到百年戏台都响徹诗人的声音。

幕落以后,却有人怀念动地吟的最初,那一把声音,一把木吉他。

于是,我们尝试回到原点,回归《声音的演出》的质朴,毋须荧幕和音响,表演者和观众近距离交流。也许当年你错过,也许你缅怀,那么请你来到四合院艺文坊,在简约的中式格调中,感受一场最纯粹的诗歌表演。

 

主办:四合院艺文坊
策划:动地吟工委会

日期 :2014年2月22日(周六)
时间 :08:00pm – 09:30pm : 节目 / 09:30pm – 10:15pm : 自由交流
地点 :四合院艺文坊
门票 :RM 40.00 , 仅限60人
预购优惠: RM 30.00 ,2014年2月12日前
联络 :016-6263326(振宗)/ 012-7803848(永明)/ 019-3219595 (瑞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