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话的歌唱家:林文荪

上次动地吟林文荪在台上几乎都不说话,现在让她说说自己:

我是一个简单的女生,在音乐的世界简单如单细胞生物,纯粹喜欢音乐、喜欢唱歌!

从小爸爸妈妈总喜欢让我唱歌给他们听。5岁那年,学校老师问谁要参加歌唱比赛,第一位举手的就是我。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上台表演唱歌,虽然参加了好几次没拿奖,但是每年的儿童歌唱比赛,很多人都会听到我的声音。

有一次的歌唱比赛,当中有一位样子长得很慈祥的评审老师前来称赞我唱得好,他的鼓励让我更有自信继续唱,他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张汉文老师。他一直用心教导,从不给我压力,让我在童年时光快快乐乐的歌唱。

我觉得自己单纯得有点笨,中学毕业就凭着一股傻劲,也不管周围朋友质疑我的“妄想”,就远赴北京进修声乐。人在异乡,考验重重,不管流了多少眼泪,也冲淡不了半分我对音乐的热忱。

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的是民族唱法,在北京生活也快有五年的日子。觉得最幸运的是有位疼爱我的主课声乐老师,王苏芬教授。王老师要求她的每一位学生必须每天跑步,加上30次的仰卧起坐锻炼。她的性格乐观直爽,教导严格专业,毫无保留,使我的歌唱技巧进步很快。课余也非常关心我,把我当自己的孩子一样,让我在北京的冬天也觉得温暖。

回国以后,在摸索事业方向的过程中处处碰壁,跌倒了拍拍灰尘又站起来,始终支持着我的信念的,是家人。原来墙壁碰多了终究会遇见伯乐–周金亮。周金亮老师也是单细胞生物,从事音乐三十年如一日。他开始为我筹办专辑,求好心切一改再改,专辑筹备了两年,这些心血的结晶终于要和听众接触了。

发第一张专辑,也许有人认为是歌唱事业的里程碑,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份礼物。这是人生际遇给我的礼物,在工作的经验中吸取养分,让我从单细胞慢慢进化,学习到的事情比想象中更多更多。这也是我给家人和喜欢听我唱歌的朋友的一份礼物,多年来对我的扶持,终于看到结结实实的成果,歌声背后是无尽的感激。

就算我进化成多细胞吧,每个细胞里还是音乐和歌唱,我依然是个简单爱音乐、爱唱歌的女生。

我叫林文荪。

2014年马华文学节主题曲”农夫“

Posted in 新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