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诗人黃紙羊

/周若鹏

原以为黄子扬比黄龙坤正经,向他要简介,他正经八百的写道:

“黃子揚,也是黃紙羊。93年生於吉隆坡,森美蘭汝來人。目前就讀博特拉大學外文係。曾獲一些文學獎、出版合集,作品散見各大文藝報刊雜誌。覺得寫詩是實現心中嚮往。”

和龙坤同样谦虚,不肯说得了哪些奖项。向他要照片时,他就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搞怪了,给我这个:

10592280_835725906445848_1061706918_n

我说,很好,背影比正面好看。

最后他还是给了我一张照片。侧面的。

10578070_835745723110533_211561419_n

 

《受難與復活之間——動地吟》

我們走過立著火把的徑道
遠方的鼓樂響起、人們歡呼
臺上彙聚成光的星子
照耀席地而坐的人們

他們用情感複寫同一篇詩作
以激昂,暢飲詩裡的甘醇
以憤怒,譜出墜樓的巨響
以溫柔,投奔夢土的懷抱
受難與復活之間
並不空白

(在那樣的時間刻度裡
且聽——)

農夫的汗水在五線譜上悄然發芽
銀幕上節節敗退著老街景畫
母親的髮簪繾綣著解不開的自由之謎
歌者吟唱,偶爾扯出不願沉默的噪音
吉他仍舊是
那把吉他,故者靈魂寄居的所在

(祂喊叫斷氣之時,殿裡的幔子裂開
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

我們必能解讀詩中的秘密
當隱喻自首,一一剖白成
社會議題如
華教危機
養牛事件
稀土輻射
從詩裡解放,得到傾聽

草地的溫熱還未退去
詩意漸濃酒味還重
時間卻鎖不住這些美好情節

此刻,詩人
向著靈骨塔舉杯
酒已成淚
「老朋友,老朋友,乾杯……」
仿佛看見
祂(他們)又再次復活了
——《馬華文學》,2012

Posted in 新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