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地吟舞台上的新人:九字辈郑羽伦

10613993_10202928430547547_1783941111_n郑羽伦,1993年生,毕业于居銮中华中学,现于拉曼大学就读生物科技系三年级。喜欢写诗,越短越喜欢。更崇尚文学给予的自由。作品散见于《马华文学》与《星洲日报•文艺春秋》。曾获台湾X19全球华文诗奖、宗教文学奖,马来西亚花踪文学奖、大专文学奖、理大文学奖、游川短诗奖、南大微型小说奖等等。

 

 

撤離

我們住的雙人公寓面臨垂危
前日剛掛上的風景畫
被浴室的濕氣稀釋過多
你說,街道失去味覺了
那杯濕了的咖啡在舌尖淡忘已加了鹽

如果,我們都考慮搬遷
送你的99顆糖會否留下
甜死過期的詩
任憑一切微小的事物將之遷移,或者腐蝕
循環成另一種新鮮的氣溫、
另一個棲息地
而你貌似不再奢望糖分
或許你會先注明有效期
以及可能用完的防腐劑

時已至此
房內除了自制的雨聲再無其他
想念的氣氛正如電影散場
不認得來時的路
時光予我的一切從此可能載離
風無法親近,並且衍生衰弱
的聲音。隔日,擺在桌上的面包發霉
維他命、鮮花和詩全部瓦解
雜草在枕頭旁錯落
成替換的畫
防守的態度正悄悄撤離了
一張紙一支筆和一種突變的天氣
使我在艷陽下顫抖
把日子睡成一把壞了的傘
我依然曝露在你淋雨的地方

我在思想的圍欄盡頭復習一年之光
七彩的意境在眼角竟呈現透明
過咸的城市隨窗外的車流來來去去
一首情詩的結尾始終留在停雨的八月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

Posted in 新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