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几乎是动地吟的第一位年轻女诗人:葉蓬玲

10609136_10152605344829817_345380357_n本想特别介绍说她是第一位参与动地吟的女诗人,但总觉不妥,尽管我们这个圈子向来很阳刚,但诗人就是诗人,男女不是要点。况且,刚发现低调的黄翠云原来一直都在创作,在2012年间表演过。

葉蓬玲,20歲,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二年級, 出生在在水瓶與雙魚之間,徘徊在理智與多疑之間,寫在文字與自我之間。喜歡詩和像詩一樣的悠閒跳躍的生活。

获奖记录:

  • 花縱文學獎評審推薦獎
  • 游川短詩二獎、三獎、優秀獎

 

《宛若初夏》

我曾是玫瑰般的孩子
在那最初的夏天
校园的树繁枝茂叶地开展
你牵起我的手
拈起长满刺的玫瑰枝

我尝试拒绝土壤的呵护,那时
你倏地将悄悄泛血的手紧握
有刺,迅速地刮过
你疼得扭曲着脸,皱成一道道细纹
你老去,胜过了时光的速度

我是一朵含苞未放的玫瑰
在那初夏
你亲手为我磨去一身尖锐
磨去那些日子的崎岖

以透支的精力熬我成长的良汤
经常,你挂嘴边的真理响起
一些夜里,你彻夜未眠
我额头的温度滚烫在你的心扉
你喂以我的最佳良药是温开水
拌着苦透的斥责
需要多大的耐心
才能让你的挂念如此坚强?

我不曾知道冬天是如何到来,不曾
知道你是如何地老去
直到架上眼镜,看见岁月
的雪已悄悄落到你的发根
却仅能将诗句以墨色渲染在你的鬓白
——我用一生也无力将之染黑,将青春奉还

此刻,夏天的尽头
玫瑰的锐刺已经冬眠
请您聆听,我的花瓣静静地诉说——
“感谢您,
予我一个四季如夏的国度,
那里有您的母爱像广阔的土壤,
宛若那一个初夏的开始,你予我的
——我扎根,刺痛你心房,
如今花开如火,

感谢您,
化我为不带刺的玫瑰,
您就是那土壤
——孕育我,包容我生命的所有。”

Posted in 新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