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舞結合呈獻愛國情‧動地吟演出無冷場

《因為這個國家》大合唱,讓國慶前夕的動地吟帶動現場氣氛和情緒。(圖:星洲日報)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5774#ixzz3C93sjmMf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

《因為這個國家》大合唱,讓國慶前夕的動地吟帶動現場氣氛和情緒。(圖:星洲日報)

(馬六甲31日訊)“沉痛,因為我們深愛。我們站在這裡,因為這個國家。”

繼2012年12月在青雲亭戲台舉行的《動地吟》戶外大型詩歌朗誦後,主題為《刀痕與吻印:祝福馬來西亞》的動地吟演出,昨晚再度來到古城,在擁有86年歷史的晨鐘勵誌社掀開帷幕。2小時的演出毫無冷場,觀眾都帶著滿滿的收穫離去。

從舞“看懂”詩歌

這項在國慶前夕,結合我國第一支華人專業舞團共享空間的詩歌朗誦,使得古城人有機會觀賞到一場高水準的文化演出。觀眾從舞蹈員豐富的肢體語言中,掌握了詩的表達意境,也因為詩的內容,而“看懂”現代舞的精髓。

詩和舞結合,使得詩變成了活靈活現;而內斂和抽象的現代舞,也不再那麼殿堂般的難以親近,觀眾都對貫穿全場的詩舞,給予莫大的掌聲鼓勵。

今年是國運不順的一年,先有馬航MH370客機失踪,後有馬航MH17客機被導彈擊落的空難。沒有煙花綻放的國慶前夕,有詩人憑詩為國家獻上祝福,少了華麗喧嘩的國慶倒數,詩人在舞台上用他們對這片國土的關愛與批判,寄語明天會更好。

共享空間舞蹈員在開場詩舞《傳遞》,用舞蹈語言和帽子的有別,展現我國的多元民族特色。(圖:星洲日報)

共享空間舞蹈員在開場詩舞《傳遞》,用舞蹈語言和帽子的有別,展現我國的多元民族特色。(圖:星洲日報)

動地吟的內容雖有抒情詩,但更多是針砭時政的現代詩,志在批判當下,也希望通過這類文學和藝術手法描繪當下,喚醒及創造更多共鳴。

以“刀痕”“吻印”貫穿流程

全場流程以“刀痕”和“吻印”兩項主題為上下半場,刀痕傳達了這片國土所受的傷害;吻印是詩人們對這片土地的關愛。

就像歌曲創作人周金亮在尾聲的結語:“讓我們的力量,為我們的國家,做更多的事情。”

彭2中學師生
租巴士赴甲觀賞

晨鐘勵誌社的這場動地吟,吸引了一批44名從彭亨直涼國民型中學和金馬揚國中遠道而來的師生,他們是慕動地吟之名,刻意包租一輛巴士來到古城出席觀賞。

這批師生在動地吟前,於上午通過導覽員出德成和李斯斌,導覽參觀了三寶山、寶山亭和老街,充實了一堂充沛的古城文化歷史之旅。

陳展鵬:肯定年輕人創作

用歌曲來《問候馬來西亞》,林文蓀(左)以其獨特高昂的民族唱腔,讓觀眾沉醉在詩曲的美妙中,右為伴奏與合唱的周金亮。(圖:星洲日報)

用歌曲來《問候馬來西亞》,林文蓀(左)以其獨特高昂的民族唱腔,讓觀眾沉醉在詩曲的美妙中,右為伴奏與合唱的周金亮。(圖:星洲日報)

晨鐘勵誌社主席拿督陳展鵬和太太出席觀賞,沒看過動地吟演出的他被豐富的表演內容給吸引,也對年輕詩人的創作給予肯定,認為這些創新的作品,對社會有鼓勵作用。

馬六甲是今年動地吟國內的第一場演出,也是最後一場。“26歲”的動地吟於今年首次衝出海外,於今年10月和12月份別在台灣台大和新加坡演出,足見動地吟的地位已得到認同與肯定。

動地吟由詩人傅承得、已故游川等發起,於1988年12月2日在吉隆坡陳氏書院首次演出“誕生”,前身為“聲音的演出”,於翌年取材魯迅的《無題》詩“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改名為“動地吟”。

舞蹈員肢體語言生動

夜風陣陣,冥紙紛飛,動地吟在接近尾聲的詩舞《趙明福》,在舞蹈員生動肢體語言的演繹下,以及詩人周若鵬、周若濤及黃子揚串場為“演員”,使得趙明福“墜樓”和“被自殺”的情景重現,令同為馬六甲人的趙明福在2009年的這宗血案,人們的記憶再度還原。

巧合的是,當詩舞進行中時,國慶前夕的夜風卻陣陣吹來,使得舞蹈員撒下的冥紙不斷飛舞,形成充滿想像空間的氛圍。

周若鵬在詩舞中分飾兩角,分別是原本的詩人身份,及穿上外套的“官僚”。他以詩和豐富的神情,將官僚的人性的劣根性演繹地淋漓盡致,成功發揮出文學結合了視覺,揮發出人性醜陋和充滿矛盾的內容。

年輕詩人黃子揚還是一名拉曼大學在籍生,他以沉穩的聲調,朗誦出《當你飛行而我沉潛》,表達出對兩起空難事件的淡淡哀愁。

王修捷在《Lagu1Malaysia》的吉他伴奏中,其七情上面將“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詩曲內容表露無遺,令觀眾發出會心一笑。(圖:星洲日報)

王修捷在《Lagu1Malaysia》的吉他伴奏中,其七情上面將“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詩曲內容表露無遺,令觀眾發出會心一笑。(圖:星洲日報)

王修捷以吉他伴奏的《Lagu 1 Malaysia》,內容主要對時政冷嘲熱諷和挖苦揶揄,也引起觀眾共鳴,發出會心一笑。

周錦聰的《日漸繽紛的花園》則帶出我國的多元特色,奈何卻有人害怕大紅花的色彩,會被爭艷鬥麗的多元給掩蓋,而意圖作出一些干預。

古城動地吟得到華團與文教界人士支持,並被精彩演出吸引。左二為晨鐘勵誌社主席拿督陳展鵬、左一為其太太朱佩嬋、左三起符史勤和培風中學前校長鄧日才。(圖:星洲日報)

古城動地吟得到華團與文教界人士支持,並被精彩演出吸引。左二為晨鐘勵誌社主席拿督陳展鵬、左一為其太太朱佩嬋、左三起符史勤和培風中學前校長鄧日才。(圖:星洲日報)

 

動地吟採“咖啡店”形式,等待演出的詩人會坐著輪候出場。3位詩人左起周錦聰、鄭羽倫和葉蓬玲。(圖:星洲日報)

動地吟採“咖啡店”形式,等待演出的詩人會坐著輪候出場。3位詩人左起周錦聰、鄭羽倫和葉蓬玲。(圖:星洲日報)

手指點墨投票,是所有選民在去年505大選的新鮮事,也被搬上了舞台。(圖:星洲日報)

手指點墨投票,是所有選民在去年505大選的新鮮事,也被搬上了舞台。(圖:星洲日報)

詩舞將詩人與舞蹈結合,周若鵬(後)穿上外套站在高處後,更將“官僚”的人性劣根性演繹得淋漓盡致。(圖:星洲日報)

詩舞將詩人與舞蹈結合,周若鵬(後)穿上外套站在高處後,更將“官僚”的人性劣根性演繹得淋漓盡致。(圖:星洲日報)

《趙明福》墜樓“被自殺”,這件事的重現,使得人們的記憶有了復活的空間。(圖:星洲日報)

《趙明福》墜樓“被自殺”,這件事的重現,使得人們的記憶有了復活的空間。(圖:星洲日報)

詩人黃子揚(左三)在《趙明福》中,安慰飾演趙明福亡妻(左二)的舞蹈員,使得現代舞通過詩,有著豐富傳神的表達。(圖:星洲日報)

詩人黃子揚(左三)在《趙明福》中,安慰飾演趙明福亡妻(左二)的舞蹈員,使得現代舞通過詩,有著豐富傳神的表達。(圖:星洲日報)

詩歌朗誦回到最初,就是一支麥克風,和純粹的赤子之心,圖為戴上墨鏡的陳偉哲在朗誦《群居》。(圖:星洲日報)

詩歌朗誦回到最初,就是一支麥克風,和純粹的赤子之心,圖為戴上墨鏡的陳偉哲在朗誦《群居》。(圖:星洲日報)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5774#ixzz3C93SOP3O

 

Posted in 回响, 新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