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如玫瑰 /林偉杰

poetry and roses

經過了一個晚上的“詩與玫瑰”,如果光説獲益不淺這一類的話,我認爲是不足以代表這個文學活動的一切意義。“詩與玫瑰”這項活動開始前幾個月,老師就向我們介紹這個活動。或許是自己對這項活動不認識,以爲這衹是大馬現代版的“蘭亭集會”。直到活動前幾個禮拜,收到老師的邀請,於是參與了這項表演。

和昔日的“動地吟”不同的是,這項大型文學活動多了學生的參與以及詩歌朗誦以外的表演。

表演一開始,許多馬華詩歌在臺上被朗誦,瞬間讓我意識到,詩人們的詩在當下被賦予了靈魂,而這些靈魂的元素,就是詩人們的情感。羅羅老師和同學們朗誦的詩–<陪你回家>及<您坐在山上>。兩首皆是對母親的追思,觸動了在場所有的觀衆,甚至是表演者的心,同時也勾起了許多人對已逝親人的思念。身爲大馬人,我們都知道這幾年發生了許多烙於國人心靈上的社會事件,其中共享空間舞團通過舞團表演的諷刺,爲觀衆帶來娛樂效果。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蔡春梅老師的<等你回來>,這是關於一個小學四年級生失去親人的經歷,而這件事也就是發生不久的馬航MH370失聯事件。當這首詩被朗誦的同時,也把大馬人的傷痛給傳達了出來,在場無一不爲此感到沉重。此外,當學生朗誦這首詩的時候,也似乎在代表大家默哀。

許許多多的馬華詩歌在“詩與玫瑰”這個活動中,都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這也爲此項活動添加了色彩。如果說文學反映了現實社會或情感,以上的表演環節可謂做到了。當然,我們不能說文學衹是反映現實的工具,在藝術上,文學也具相當的表達。

在此推薦大馬歌手林文蓀唱的<農夫>。<農夫>本是曾翎龍其中一首有名的詩,在周金亮老師添加了旋律并譜成曲過後,這首詩仿佛被注入了色彩。在聽了這首歌后,田園的畫面似乎被立體化,仿佛自身處在一個與世無爭的田園中,農夫們一如往常的活動似乎在閉上眼聆聽后一一浮現。

因爲馬華文學,催生了“詩與玫瑰”這項文學活動;也因爲“詩與玫瑰”,馬華文學得到越來越多關注。

“詩與玫瑰”的演出主體不完全是馬華詩人,而是由年輕一輩的學生上陣,文學之可以傳承,應該由他們開始。

 

 

文摘录自《马华文学》第21期

Posted in 新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