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與玫瑰的交會:記新紀元“詩與玫瑰”一片火艷詩海/許瓊滿

poetry and roses

那夜“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不再,詩雨降下,與玫瑰交會,澆灌出瓣瓣如火紅艷的花海。

7月5日,身爲學院生的我背著一大叠未完成的報告,再挑了“詩與玫瑰:聲音的演出系列二”工作人員一職。可想而知,靈魂又重了兩公斤。經過從早上至下午的搬搬抬抬以及入場前混亂的分票、售賣書籍等,我決定忙裏偷閑,溜進場去一睹“羅羅”老師的臺上風采。羅志強老師幽默風趣,他平日與學生的對話可編成一半笑話集。站在“詩與玫瑰”的舞臺上,羅老師與往日判然有別。他樸實自然地朗誦<等你回家>,間中穿插幾句方言“母親,轉屋囉!”把一個個孩子們的隱憂喚醒。接著,中文系學生小心翼翼地呈現<您坐在山上>,那帶點兒稚氣的聲調更貼近孩子們的心。他們在詩的結尾哼一段《魯冰花》,攪動淚腺點滴心田,叫游子們紛紛蠢蠢欲動–回家,快回家吧,吃光媽媽煮的食物、聽完媽媽的嘮叨,洗盡鍋碗瓢盆咸衣臭襪,趁媽媽仍在家而非坐在山上的那天。

坤成學生呈現詩歌朗誦,作品是和詩人周若鵬一起創作的<氣球>。氣球飄動、被戳破、重現再冉冉上升,牽著孩子的嘴角一同上揚。“共享空間”的舞蹈作品–《病風鈴》,寓意微風不在,風鈴不響,舞臺縱橫交錯的身姿,是對土壤做出無言的抵抗。這看似寫意化的舞蹈表演,其實舞者如玫瑰,婀娜多姿的綻放里長著短小的刺,劃破面具人的表面功夫。舞者的劈腿、翻轉跳、柔軟度、動感、默契和精心構圖使舞蹈極具表現力,成功以十年功換來如雷的掌聲贊嘆以及沉思覺醒。蘇維勝與何佳文的相聲,惹得滿堂捧腹大笑,笑那場似曾相識又無可奈何的不公平競爭。

礙于自身是工作人員,我衹能半途抽身脫離這詩情畫意的精彩世界,到禮堂外站崗。我依依不捨地望著禮堂的門。門後那個被冷氣填滿、漆黑的諾大空間,散發著多少溫暖與光輝?聚光燈下的熱情、席位上的熱烈、澄澈的目光和感觸的晶瑩皆是光與熱的來源。是夜,我以輕盈的步伐奔走收拾落幕后的一切。課業沉重莫名消失,應是我誤闖烏托邦,那裏的誠摯與愉悅偷走了惱人的現實。

每一場動地吟皆是詩人、作家、舞者和學子們的文藝饗宴,一起分享與投入作品便能達到共鳴。“詩與玫瑰:聲音的演出系列二”也不例外,是供愛好藝術者交流的平臺。透過各種演繹法,詩詞音樂自身的節奏律動更爲突出,叫眾賓領受聲情美的當下,更明白作品的内涵。“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這種情懷這種風氣讓文藝不複孤獨。尋獲知音,是文藝工作者辛苦后的安慰,亦是他們繼續創作的動力。但愿下一屆的動地吟能吸引更多青年參與并感動他們,讓優良的文藝精神得以薪火相傳,光前裕後。

 

文摘录自《马华文学》第21期

Posted in 新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