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我是船长”:周若鹏

其实也并非突然,2012年这个开玩笑的“交棒”仪式,大概就预示了今天。

其实也并非突然,2012年这个开玩笑的“交棒”仪式,大概就预示了今天。

从表演诗人“突然”变成总策划,却仍然要担任主持,仍然要表演,工作吃重许多,深切体会前总策划傅承得老师的辛劳。这些压力在办上半年两场“声音的演出”时,便已经体验过,所幸有一些拍拍胸口就两肋插刀的朋友,像马金泉、周锦聪、曾昭智、陈子韩等等。事情才得已进行。他们是我在巨浪中的浮木,以后要摆在台面用烈酒供奉的。

周若鹏(1974年-),马来西亚华裔诗人,生于吉隆坡,中学就读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当时著名马华诗人傅承得在该校执教,受其引导开始写诗。作品散见于马来西亚各大报章及个人部落格zhouruopeng.com。现任The Name Technology Sdn. Bhd.执行董事,大将出版社董事长。他的兴趣范围甚广,除写诗以外,喜好表演,诗歌朗诵、魔术、赛车均有所涉。1999年及2008年参与演出动地吟全国巡回诗曲朗唱会,首次结合魔术和诗歌朗诵表演。2009年和共享空间舞团跨界合作,结合朗诵与舞蹈,同台演出。2012年再次参演动地吟。2014年策划”声音的演出”,首场于2月22日在四合院艺文坊开演。著有诗集《相思扑满》、《速读》《香草》,散文集《突然我是船长》

 

时间的歌

寂寞是夜深
突然静止的虫鸣
蚊子粘在骤停的微风
树枝卡着犬吠 在浓稠夜影中
凝固 那首恋歌在眼睛底
始终流不出来

虫鸣忽又奏起
路开始流动 落叶浮游若舞
星空推展开来如时间的布匹
不经意掩盖了那首
明明熟悉的歌
久久想不起旋律

2014.04 刊于《马华文学》

 

 

 

马不停蹄 老马识途:马金泉

IMG_1998

我们不时会开“马”的玩笑,但总是“尊称”马金泉作“马公”,彰显他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每一场演出,他总是最先到场,台前台后打点一切,从灯光音响到道具布置,他都安排妥贴,表演者大可专注表演就行了。表演结束后,马公也是最迟离开的人,处理所有善后工作。

DSCF4467前阵子的两场文学活动我忙得喘不过气来,眼看就要窒息。我本来不好意思劳烦马公,那毕竟不完全是动地吟的演出,但他知道了以后,翻翻行事历,说:“这段时间我可以。”便主动拍胸口包办舞台事务,连同叶忠文老师和舞团成员倾力支援,活动才顺利进行。马公马金泉有的不只是才情,还有侠义。

马金泉以出众的舞蹈才华荣获香港艺术奖学金就读于香港演艺学院舞蹈系专科,毕业后加入台湾林怀民所创办的云门舞集担任专业舞者,随后加入美国纽约陈乃霓现代舞团及GGD舞团担任专业舞者。专业科班受训,在国际知名舞团冶炼身手及经验的高角度,正是他回国发展专业舞团实力的养分。马金泉荣获2008年马来西亚十大杰出青年奖,并于2011年荣获世界华人楷模奖的荣誉。

 

当舞者不舞
– 致马金泉

当舞者不舞
舞台空了出来
诗人上台吟诵动地的豪情
酒翻一地 舞者挥袖
乍见游川寻花雕而来

当舞者不舞
时间空了出来
歌者唱尽千古风波三千不平事 *
泪洒一地 舞者弹指
一面巨鼓忽地裂开

当最后一盏探射灯熄灭
诗人歌者闲散如星
舞者自席间徐步而来
签散满地 无关前程
当舞
则舞

2008.08

注: “千古风波” “三千不平事”句皆节自游川诗“口占”,此诗亦由周金亮谱曲演唱。

后记:舞者兼编舞家马金泉,携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参与动地吟诗曲朗唱演出,其压轴舞蹈“问签”融入已辞世的游川的诗作。马公本身不上台,担任动地吟舞台总监,指挥若定,让我折服。古晋演出适逢砂州大停电,表演者们皆在星月下无所事事,马公仍从容要求我戴好麦克风,电供一恢复立刻测试。所谓专业,莫若马公。

 

////周若鹏

 

 

 

 

 

共享空间专业舞团 将在马六甲动地吟演出新作品

IMG_0790若说是共享空间专业舞团把动地吟的艺术呈现提升到更高层次,实不为过。2008年共享空间加入动地吟团队,便把他们丰富的专门知识注入我们的舞台。

共享空间是马来西亚首个全职专业现代舞团,为马来西亚舞蹈历史掀开崭新的一页。在这崭新的一页里,舞团在训练上以现代舞及中国舞为经,其他多元舞蹈种类取向为纬,丰富自身舞蹈的气象。舞团英译“DUA SPACE”,即喻意交流与共享。

创办人马金泉与叶忠文皆以出众的舞蹈才华分别荣获香港及英国艺术奖学金就读于香港演艺学院舞蹈系专科,毕业后马金泉加入台湾林怀民所创办的云门舞集担任专业舞者,叶忠文则加入中国现代舞之父曹城渊所创办的香港城市当代舞团担任全职舞者。随后两人加入美国纽约陈乃霓现代舞团及GGD舞团担任专业舞者。在他们两人的身上继承了专业科班受训,在国际知名舞团冶炼身手及经验的高角度,正是他们回国发展专业舞团实力的养分。

舞团在马来西亚扎根发展已有16年的历史,目前在国内的舞台演出已有985场,舞蹈教育推广之活动《话舞》已有387场,同时也在海外国际艺术节呈献94场的专场演出,其中包括中国北京、广州、哈尔滨、天津、韩国汉城、仁川、日本东京、京都、名古屋、香港、巴基斯坦、印尼、台湾、新加坡、英国伦敦及菲律宾等,把大马的表演艺术延伸至国际空间。舞团作品融合传统与创新,丰富的创作成绩,成就了舞团的特殊风格、编舞技术及美学,在本土社会上获得极大的称誉,也落实了“舞进土壤,让根生长”更深广的层面愿景。

周若涛藏在他的诗里

周若涛朗诵《老街待拆》,背后是老街的影像。

周若涛朗诵《老街待拆》,背后是老街的影像。

周若涛看起来是那么踏实、冷静的一个人,像风和日丽时平静的海面。然而,从他的诗篇却又得以窥视海有多深,蕴含着多少生命。他有理想,没有野心,默默耕耘,都在做实事,不争名不逐利,安静的看喜欢的事情开花结果。上动地吟的舞台表演,大概是他文学生涯里最高调的一件事了。而他的朗诵也像平静的海,那微微的浪声随时在暗示浪高滔天的可能。

周若濤,1977年生於吉隆坡。墨爾本Monash大學商業管理系、電腦工程系畢業。曾獲花蹤文學獎、中國時報文學獎等。著有詩集《神秘之歌》2011,有人)。

 

鄰座咖啡杯裡的種耔

年少遺棄的那句詩,輾轉落入
鄰座少年的咖啡裡
不過是帽子上抖落的
無數塵埃中的一顆
如今潛入他喉舌,長出藤蔓
攀緣到對面耳朵裡
在唇齒前徘徊
誘引下一句詩

這樣你就能安心離席
想著
生命裡那些大量而虛浮的碎屑
看著
燈火與繁星
遙遠而美麗
不都是
虛擲的時光

不说话的歌唱家:林文荪

上次动地吟林文荪在台上几乎都不说话,现在让她说说自己:

我是一个简单的女生,在音乐的世界简单如单细胞生物,纯粹喜欢音乐、喜欢唱歌!

从小爸爸妈妈总喜欢让我唱歌给他们听。5岁那年,学校老师问谁要参加歌唱比赛,第一位举手的就是我。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上台表演唱歌,虽然参加了好几次没拿奖,但是每年的儿童歌唱比赛,很多人都会听到我的声音。

有一次的歌唱比赛,当中有一位样子长得很慈祥的评审老师前来称赞我唱得好,他的鼓励让我更有自信继续唱,他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张汉文老师。他一直用心教导,从不给我压力,让我在童年时光快快乐乐的歌唱。

我觉得自己单纯得有点笨,中学毕业就凭着一股傻劲,也不管周围朋友质疑我的“妄想”,就远赴北京进修声乐。人在异乡,考验重重,不管流了多少眼泪,也冲淡不了半分我对音乐的热忱。

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的是民族唱法,在北京生活也快有五年的日子。觉得最幸运的是有位疼爱我的主课声乐老师,王苏芬教授。王老师要求她的每一位学生必须每天跑步,加上30次的仰卧起坐锻炼。她的性格乐观直爽,教导严格专业,毫无保留,使我的歌唱技巧进步很快。课余也非常关心我,把我当自己的孩子一样,让我在北京的冬天也觉得温暖。

回国以后,在摸索事业方向的过程中处处碰壁,跌倒了拍拍灰尘又站起来,始终支持着我的信念的,是家人。原来墙壁碰多了终究会遇见伯乐–周金亮。周金亮老师也是单细胞生物,从事音乐三十年如一日。他开始为我筹办专辑,求好心切一改再改,专辑筹备了两年,这些心血的结晶终于要和听众接触了。

发第一张专辑,也许有人认为是歌唱事业的里程碑,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份礼物。这是人生际遇给我的礼物,在工作的经验中吸取养分,让我从单细胞慢慢进化,学习到的事情比想象中更多更多。这也是我给家人和喜欢听我唱歌的朋友的一份礼物,多年来对我的扶持,终于看到结结实实的成果,歌声背后是无尽的感激。

就算我进化成多细胞吧,每个细胞里还是音乐和歌唱,我依然是个简单爱音乐、爱唱歌的女生。

我叫林文荪。

2014年马华文学节主题曲”农夫“

多重身份的诗人:王修捷

“写过很多垃圾。真正满意的不到十首。”我问他创作过多少新诗,王修捷这么说。我觉得他始终太谦虚,反而让我好惭愧。说他“多才多艺”是比较懒惰的形容,但他的确如此,散文、小说、新诗、填词、作曲、唱歌、饶舌、吉他,修捷都行。还有一些其他“技艺”,诸如讲笑话、讲鬼故事,每次有他动地吟的后台都是笑声。

王修捷。讲师、音乐人。曾出版小说《秘密河流》、《数人头》、《白色矮围栅》。曾得海鸥诗奖(评审奖)、第一届星云文学奖(小说评审奖)、第二届星云文学奖(小说首奖)、第三届星云文学奖(小说、散文评审奖)、马鸣文学奖散文首奖、大专文学奖散文、小说、极短篇首奖、拉曼大学文学奖小说、新诗首奖。

牙刷
--寫給k

你是玻璃杯子里的牙刷
透明且干淨的骯髒著
在進入那些日益酸餿的坑洞里
每晚輪回之前
賴以依存的慰藉是
冰冷的帶有薄荷口味的
柔軟的冷膏
但只有密語能召喚密語
或透過對談以換取對談
盡管那麼親密的親吻著
在唇齒間溜達
用上一萬光年去抵觸並
打磨陌生人的污穢
雙方始終不發出
真心的喟嘆
就像一首為分手而寫的詩
過程很安靜
只有刷刷的聲音和潺潺的流水
就像
變質的愛情
墮落成一顆蛀牙
反復來回的刷柄
就像反復臨摹
她離開你的那個晚上
所留下
且回不來的
記憶里的體溫

动地吟的老朋友:周金亮

音樂人周金亮

音樂人周金亮

周金亮的履历是说不完的:唱片制作人、词曲创作人、歌手、乐手,精通古典吉他。1979年马来西亚全国古典吉他比赛冠军,1984年和朋友成立《焦点合唱团》,推出我国第一张纯本地创作专辑。 1987年加入《激荡工作坊》,积极参与推动本地创作歌曲。1993年加入《另类音乐人》,入选1995、1996及1997年马来西亚十大歌星。近年来担任多项歌唱比赛主审、多部音乐剧的音乐总监,还曾出版《无怨无尤》诗歌、散文与小说集、《天使》散文集。

我们只管叫他老朋友。

突然发现黄翠云…

IMG-20140818-WA0002突然发现黄翠云写诗。之前说叶蓬玲“几乎”是第一位动地吟的女诗人,因为在她之前还有骆纡蕙和黄翠云,当中翠云是全年几乎每一场都参与演出,朗诵的是林健文的诗。但是,她向来都在创作,却低调的不选用自己的作品表演,这我最近才知道。她给我的简介:

“黄翠云,32岁,曾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修读文艺创作,后在中国浙江大学主修中国现当代小说。喜欢上海新感觉派小说的浮华光色,耽溺于现代诗的构图与色相。通常偶发奇想后,才执笔创作以解诗瘾。”

 

《蝎》

在出巢前
潮湿是必然的体验
四处惊起的咒语
横卧成起伏不已的节奏
驱使腰下的欲念
修炼成一把镇守城堡的剑
女人的双乳
垒堆着安全的地窖
密藏兽性浮起的泡沫
在醒觉之前
独酿成
一瓶
泻满蓝色火焰的
红酒
挑逗脐眼的遐思
显身为黑色甲壳的骑士
强攻下一个强者意图侵略的穴
遂肆意摆动原始曲线的
毒尾

还有曾获逾5 0项文学奖的诗人 — 周锦聪!

zhoujincong首次登上动地吟舞台的还有著名诗人周锦聪,7字辈,在山青水绿的乡野长大,目前住在鸟声常闻的城市边缘。马大中文语言学学士、博大中文文学硕士。曾任华小和国中华文老师、教育部副部长特别事务官。现为吉隆坡特殊教育师范学院中文讲师,也是大马作协理事。

曾获逾5 0项文学奖,包括马华文学节诗歌奖首奖、嘉应散文奖首奖、南大校友会微型小说奖次奖、星云文学奖儿童小说奖首奖、花踪儿童文学组佳作奖、冰心儿童文学奖佳作奖等。已出版儿童小说集《感谢阳光》、少儿小说《远和近》、散文集《不愿放弃的光和亮》、童诗集《大地的孩子》、童话《挤在袋子里的爱》《面包书》等。

大霧

大霧迷蒙,你將飛向
藍天彼岸,我們的眼睛亮著
回望,你走過的坎坷

一次又一次,你的汗水
在迷霧中,化為淚水
所謂結果,都是晴天送來的霹靂

飛出去了,你的夢想
穿越迷霧,如河川漂流到遠方
未知等著的,是相容,或相斥

夢想與陽光,一路
相隨,迷霧,一路
撞擊,直到抵達,藍天彼岸

她几乎是动地吟的第一位年轻女诗人:葉蓬玲

10609136_10152605344829817_345380357_n本想特别介绍说她是第一位参与动地吟的女诗人,但总觉不妥,尽管我们这个圈子向来很阳刚,但诗人就是诗人,男女不是要点。况且,刚发现低调的黄翠云原来一直都在创作,在2012年间表演过。

葉蓬玲,20歲,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二年級, 出生在在水瓶與雙魚之間,徘徊在理智與多疑之間,寫在文字與自我之間。喜歡詩和像詩一樣的悠閒跳躍的生活。

获奖记录:

  • 花縱文學獎評審推薦獎
  • 游川短詩二獎、三獎、優秀獎

 

《宛若初夏》

我曾是玫瑰般的孩子
在那最初的夏天
校园的树繁枝茂叶地开展
你牵起我的手
拈起长满刺的玫瑰枝

我尝试拒绝土壤的呵护,那时
你倏地将悄悄泛血的手紧握
有刺,迅速地刮过
你疼得扭曲着脸,皱成一道道细纹
你老去,胜过了时光的速度

我是一朵含苞未放的玫瑰
在那初夏
你亲手为我磨去一身尖锐
磨去那些日子的崎岖

以透支的精力熬我成长的良汤
经常,你挂嘴边的真理响起
一些夜里,你彻夜未眠
我额头的温度滚烫在你的心扉
你喂以我的最佳良药是温开水
拌着苦透的斥责
需要多大的耐心
才能让你的挂念如此坚强?

我不曾知道冬天是如何到来,不曾
知道你是如何地老去
直到架上眼镜,看见岁月
的雪已悄悄落到你的发根
却仅能将诗句以墨色渲染在你的鬓白
——我用一生也无力将之染黑,将青春奉还

此刻,夏天的尽头
玫瑰的锐刺已经冬眠
请您聆听,我的花瓣静静地诉说——
“感谢您,
予我一个四季如夏的国度,
那里有您的母爱像广阔的土壤,
宛若那一个初夏的开始,你予我的
——我扎根,刺痛你心房,
如今花开如火,

感谢您,
化我为不带刺的玫瑰,
您就是那土壤
——孕育我,包容我生命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