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詩歌祝福大馬 “動地吟”30日來到古城

(馬六甲10日訊)這個國慶日,且讓詩歌、詩語、詩舞輕盈漫步於古城,向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國土——馬來西亞獻上祝福!

  • 大型詩歌朗誦“動地吟”繼2012年的青雲亭戲台演出後,今年國慶前夕晚再次來到古城晨鐘勵誌社,古城民眾萬勿錯過!左起為羅憲彪、蕭漢昌、馬金泉、周若鵬、房有平、楊佐勝和曾添隆。(圖:星洲日報)

始於1988年“聲音的演出”,“動地吟”今次以主題“刀痕与吻印:祝福馬來西亞”這項結合歌唱、舞蹈、音樂的戶外大型詩歌朗誦,於今年國慶前夕的8月30日(週六)晚上7時30分開到了古城,在東圭納古色古香的晨鐘勵誌社掀開帷幕。

參與演出的陣容有30餘人,包括9名共享空間舞團的專業舞者,參與詩人有周錦聰、周若鵬、羅羅、周若濤、王修捷、黃翠云、陳偉哲、黃子揚、鄭羽倫、黃龍坤、葉蓬玲,半數是首次上台的年輕詩人,讓活動更富傳承意義。

知名舞蹈家馬金泉和葉忠文將呈獻以詩創作的新舞蹈作品,詩人也將和舞者共同演出。音樂人周金亮為新詩譜曲,和歌唱家林文蓀一同演唱。

甲10團體聯辦

這項活動由甲州10項教育團體與鄉團聯辦,分別是甲培風校友會、甲留台同學會、南大校友會、平民校友會、公教校友會、育民校友會、晨鐘青年團、惠州青年團、廣東青年團、潁川堂陳氏青年團。

培風校友會主席房有平今日在新聞發布會上指出,我國在今年發生了一些不愉快事件,動地吟藉國慶日來祝福大馬,是個不錯的方法,透露是在曾昭智的穿針引線下,使得動地吟能在古城舉行。

平民校友會主席蕭漢昌希望,能通過“祝福馬來西亞”的主題,吸引更多人關注詩歌朗誦,用詩歌表達的形式來祝福大馬。

出席者有培風校友會總務楊佐勝、晨鐘勵誌社青年團團長曾添隆、公教中學校友會主席羅憲彪。

周若鵬:資源所限
古城動地吟或最後一場

動地吟總策劃周若鵬指出,由於資源所限,這場國慶前夕在古城舉行的動地吟,會是今年第一場,卻也可能是最後一場。

他透露,根據過去的節目內容,動地吟以馬華詩歌為主軸,用朗誦、舞蹈和歌唱的方式吟唱詩歌,讓人們覺得文學能貼近群眾,而非只在學術殿堂內。

“動地吟過去的演出內容,都以批判國家社會為重,但我國在今年發生了許多不幸事件,在祝福馬來西亞的主題內,仍不乏一些控訴或批評,但出發點始終在於‘關愛’這個國家。”

周若鵬強調,從1988年開始,動地吟一共辦了60多場演出,而動地吟的魅力,只在於兩個字“感動”。

通過表演尋找感動

他表示,表演者是用很真實的情感在朗誦詩歌,觀眾可能看不懂詩人所寫的詩,卻能通過表演和詩歌朗誦,在詩人的演繹中尋找到真實的感動,而動地吟不乏針砭現實和時事的詩,從側面切入對家國的關懷。

“曾有一名觀眾在動地吟散場後,對已故詩人遊川說道,讀不懂遊川的詩,但在動地吟上目睹了遊川將詩歌朗誦出來的情景,那名觀眾一下子全明白了。”

他說,本屆動地吟除了過去的詩人,還多了一批年輕詩人,在傳承上極富意義;同時也由詩人和舞者同步演出,這使得詩人必須融入於劇情編排,將詩詞需打造出戲劇和舞蹈的感覺。

馬金泉:“傳遞”內心真誠
詩舞彰顯多元文化環境

“因為愛,所以這個聲音要一直存在。在國慶日前夕的那個晚上,我們一起發聲,用聲音來講話。”

動地吟舞台監督馬金泉指出,動地吟的舞蹈會讓觀眾有蕩氣迴腸的感覺,如環環相扣,且在最後一場,通過現場播放剪接影片的功能,讓曾是動地吟靈魂人物的已故詩人遊川“回來”。

本身是共享空間民間舞團創辦人及專業舞者的馬金泉指出,本屆動地吟的開幕舞蹈是“傳遞”,用聲音來講出內心的真誠,也通過詩舞裡的多元民族舞蹈,彰顯出生活中的大馬人,會說多種語言的多元環境。

他述說,動地吟於26年前的開始,是在吉隆坡陳氏書院的一棵大樹下,沒有一個真正的舞台,可見自然背景便是動地吟的舞台。

“這顯見於詩人的聲音,位處於天地之間、和我們富有淵源的地景內,此番在晨鐘勵誌社的戶外演出,更帶有馬六甲人情味的感動。”

《動地吟祝福馬來西亞》
大型詩歌朗誦戶外演出

日期 8月30日(週六)晚上7時30分至9時30分

地點 東圭納晨鐘勵誌社
票券 20令吉、學生半價優惠

聯絡 培風中學董事秘書處郭齡璘06-282 8250、017-625 5602 楊佐胜016-209 8961、動地吟面書專頁www.facebook.com/dongdiyin

提醒 露天場地,請觀眾自備雨具(星洲日報‧古城)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1670#ixzz3ABnlVYDZ

不算新人的新人:陈伟哲

20140611_111655陈伟哲创作已久,虽然年轻,但很难称他作新人了,但在动地吟的舞台上,他的确是一张新脸孔、一把新声音。

1988年3月13日生于马来西亚瓜拉登嘉楼,毕业于吉隆坡拉曼大学化学工程系。目前任职于石油业HSE工程师。活跃于新马港台澳诗坛,作品常在五地大报和诗刊发表。著有《末日有诗》(诗集,2012,大将) 和《室内之诗》(诗集,2013,秀威)

得獎記錄:

  • 2009年第二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
  • 2010年第三届游川短诗创作奖特优奖
  • 2010年第十七届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新诗三奖
  • 2010年第三届海鸥年度文学奖新诗得奖人
  • 2012年第九届林君鸿儿童文学奖新诗三奖
  • 2012年第六届工人文学奖新诗首奖
  • 2014年第七届游川短诗创作奖佳作奖
  • 2014年第七届游川短诗创作奖演绎组特优奖

 

《鱼骨》

鱼群不能游入深海的那晚涨潮

庙宇的木鱼倏然绝响

父亲三更叫醒我。沿海张罗渔网

驯服急躁的潮汐等天亮

我惺忪地理清鱼条身上的海湾景色

小刀子一层一层掀开赘肉

然后使劲地去除鱼鳞隐匿的水纹

摆在竹架上曝露了南洋的私处

我爬上高高的椰树眺望

摇摇欲坠的海岸线构成

太阳晒干了的鱼骨。使我的额头

更接近了黄昏印满沙滩的步伐

–收入《2012台湾诗选》

动地吟舞台上的新人:九字辈郑羽伦

10613993_10202928430547547_1783941111_n郑羽伦,1993年生,毕业于居銮中华中学,现于拉曼大学就读生物科技系三年级。喜欢写诗,越短越喜欢。更崇尚文学给予的自由。作品散见于《马华文学》与《星洲日报•文艺春秋》。曾获台湾X19全球华文诗奖、宗教文学奖,马来西亚花踪文学奖、大专文学奖、理大文学奖、游川短诗奖、南大微型小说奖等等。

 

 

撤離

我們住的雙人公寓面臨垂危
前日剛掛上的風景畫
被浴室的濕氣稀釋過多
你說,街道失去味覺了
那杯濕了的咖啡在舌尖淡忘已加了鹽

如果,我們都考慮搬遷
送你的99顆糖會否留下
甜死過期的詩
任憑一切微小的事物將之遷移,或者腐蝕
循環成另一種新鮮的氣溫、
另一個棲息地
而你貌似不再奢望糖分
或許你會先注明有效期
以及可能用完的防腐劑

時已至此
房內除了自制的雨聲再無其他
想念的氣氛正如電影散場
不認得來時的路
時光予我的一切從此可能載離
風無法親近,並且衍生衰弱
的聲音。隔日,擺在桌上的面包發霉
維他命、鮮花和詩全部瓦解
雜草在枕頭旁錯落
成替換的畫
防守的態度正悄悄撤離了
一張紙一支筆和一種突變的天氣
使我在艷陽下顫抖
把日子睡成一把壞了的傘
我依然曝露在你淋雨的地方

我在思想的圍欄盡頭復習一年之光
七彩的意境在眼角竟呈現透明
過咸的城市隨窗外的車流來來去去
一首情詩的結尾始終留在停雨的八月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

关于诗人黃紙羊

/周若鹏

原以为黄子扬比黄龙坤正经,向他要简介,他正经八百的写道:

“黃子揚,也是黃紙羊。93年生於吉隆坡,森美蘭汝來人。目前就讀博特拉大學外文係。曾獲一些文學獎、出版合集,作品散見各大文藝報刊雜誌。覺得寫詩是實現心中嚮往。”

和龙坤同样谦虚,不肯说得了哪些奖项。向他要照片时,他就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搞怪了,给我这个:

10592280_835725906445848_1061706918_n

我说,很好,背影比正面好看。

最后他还是给了我一张照片。侧面的。

10578070_835745723110533_211561419_n

 

《受難與復活之間——動地吟》

我們走過立著火把的徑道
遠方的鼓樂響起、人們歡呼
臺上彙聚成光的星子
照耀席地而坐的人們

他們用情感複寫同一篇詩作
以激昂,暢飲詩裡的甘醇
以憤怒,譜出墜樓的巨響
以溫柔,投奔夢土的懷抱
受難與復活之間
並不空白

(在那樣的時間刻度裡
且聽——)

農夫的汗水在五線譜上悄然發芽
銀幕上節節敗退著老街景畫
母親的髮簪繾綣著解不開的自由之謎
歌者吟唱,偶爾扯出不願沉默的噪音
吉他仍舊是
那把吉他,故者靈魂寄居的所在

(祂喊叫斷氣之時,殿裡的幔子裂開
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

我們必能解讀詩中的秘密
當隱喻自首,一一剖白成
社會議題如
華教危機
養牛事件
稀土輻射
從詩裡解放,得到傾聽

草地的溫熱還未退去
詩意漸濃酒味還重
時間卻鎖不住這些美好情節

此刻,詩人
向著靈骨塔舉杯
酒已成淚
「老朋友,老朋友,乾杯……」
仿佛看見
祂(他們)又再次復活了
——《馬華文學》,2012

年轻诗人:黃龍坤

/周若鹏

10596035_10152209177187791_2057349289_n (1)黃龍坤,二十来岁的年轻诗人,我叫他写一段简介,介绍自己。他说:

“沒有簡介。拉曼大學中文系畢業。什麼都不是,只知道自己好像是人。”

我不知道他是谦虚、腼腆、懒惰还是欠扁,但我知道他是个有潜质的诗人:

  • 拉曼大學詩人獎 —— 優秀獎。
  • 馬大文雙24 —— 新詩組首獎。
  • 理大文學獎散文組首獎。

也许和许多诗人一样,他希望我们到他的诗作中去认识他。

 

《愛》

唯有把槍支交給神
她換給我口紅
默許粉色的烏鴉飛過
代替杀戮
驅逐烏雲
試圖增添一點歡愉

信徒在我身旁祈禱
告訴我,愛
是否會在沙塵滾滾的戰地
開花
黑色的鐵馬把聖經
碾開出一朵玫瑰

她的信徒與我接吻
嘴唇被他不嚼人間煙火的牙齒
咬了一口
世間最哀戚的祷文
從伤痕中流出
直到一聲從天而降的驚雷
掌摑我的脸颊

於是,我在神的面前
佯裝一只在牧羊人面前
恭順的綿羊
連交配的過程也被聖潔了
張揚的愛欲,為何
如此曲折
且不能通往天堂

 

动地吟 马六甲晨钟励志社演出

刀痕与吻印 祝福马来西亚

“动地吟”诗曲朗唱舞蹈表演将于8月30日晚上7点30分在马六甲晨钟励志社演出,是项活动由马六甲培风校友会、马六甲留台同学会、南大校友会、平民校友会、公教校友会、育民校友会、晨钟青年团、惠州青年团、广东青年团、颖川堂陈氏青年团联办。

这是今年第一场动地吟演出,主题为”刀痕与吻印:祝福马来西亚“。当晚是国庆前夕,国家正处多事之秋,诗人将以铿锵的声音朗诵他们对这篇土地的热爱和祝福。参与表演的诗人有周锦聪、周若鹏、罗罗、周若涛、王修捷、黄翠云、陈伟哲 、黄子扬、郑羽倫 、黄龙坤、叶蓬玲,半数是首次上台的年轻诗人,让活动更富传承的意义。

此外,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参与演出,著名舞蹈家马金泉和叶忠文将呈现以诗创作的新舞蹈作品,诗人也将和舞者共同演出,令人期待。音乐人周金亮为新诗谱曲,和歌唱家林文荪一同演唱。

动地吟自1988年来,办过60场,观众不计其数。呈现的诗歌贴近生活,感动人心,走过25年,观众回响不断。

凡乐捐RM20可得入门票一张,学生半价,详情请联络马六甲培风中学董事处秘书处郭龄璘06-2828250 或017-6255602,马六甲培风校友会总务杨佐胜016-2098961或查阅网站facebook.com/dongdiyin。

温馨提醒: 场地露天,请观众自备雨具。

非﹙童﹚詩 /傅承得

──為2014年“聲音的演出”而寫,兼至2012年的“口水評論家”。

嘓~嘓~嘓!
呱~呱~呱!

三隻癩蛤蟆
喜歡道短說長
指點江山
嘲諷人家

忘了自己
也曾經
有過奇醜無比的
尾巴

嘓~嘓~嘓!
呱~呱~呱!

20.2.2014

最初的感动:《声音的演出 》

1502793_601046059967511_1255416524_o-1024x375[1]

我只能想象当年第一场《声音的演出》。两百人披着月光,月光映在诗人相拥而泣的泪,泪滴在动容的鼓声中颤抖,顫抖如两百人的心房。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错过,当年的推手正是我的启蒙老师傅承得和他的诗人挚友游川,也许是自己懞懂无知,当年我初中,读着报章上的茅草行动、阿当事件还似懂非懂。山雨欲来,我在窗内惦记着隔壁班的女生。

后来的《动地吟》我也错过了,一直到1999年傅老师邀我,才踏上《动地吟》的舞台,此后2008、2012,从百人观众到千人,从街头到艺术厅,从表演者到统筹,一路走来我都在,最遗憾的是错过了动地吟的最初。幕落以后,诗人朋友谈起当年轻装上阵、饮马江湖的日子,万分缅怀。没有䌓复的灯光音响、数十众的工作人员,就只有诗人,和声音,和观众直接接触,从我们的声音直达心灵。我们一直想尝试再办一场简单、纯粹的诗歌的表演,但苦无场地。

1999时我也做过的事,甚至在购物广场只有四个观众,我们大声朗诵愤概的诗章,席间微微点头的老人,哪怕只有那么一个,值得了千里迢迢。后来听席间千人的掌声,震撼更甚,可是在强烈的灯光底却看不见观众的面容,毕竟有所失落。你把我的诗听进心坎里去了吗?也许是,但是我看不见。我迫切的需要看见你的眼睛,你的愤怒,你的悲哀,看见你的痛苦,和诗人激起的共鸣。

四合院艺文坊联络上我说想办活动,我马上想起这个大家的想法。四合院草创不到一年,当时就见过主导的瑞香和永明,叫我印象尤深的,就是那股傻劲。他们各有正职,就为了热爱艺术文化,在回酬尚未明朗便投入时间金钱开发艺文空间。我也是个精打细算的企业人,不禁为他们捏一把冷汗。永明是新山人,更是为此两地奔波。这股傻劲,和我辈文人不是一样吗?

所以我更想促成《声音的演出》,回到动地吟的最初,诗歌最原来的感动,从诗人的喉舌直接流进观众席,看看诗歌的力是如何超越舞台,在生活中激荡。这是我第一场统筹的诗歌朗诵,放下纷扰的工作,推开家人,为的是什么呢?国家吗?文学吗?自己吗?我不知道。

我知道如果你来,什么都他妈的值得。

日期 :2014年2月22日(周六)
时间 :08:00pm – 09:30pm : 节目 / 09:30pm – 10:15pm : 自由交流
地点 :四合院艺文坊
门票 :RM 40.00 , 仅限60人
预购优惠:RM 30.00 ,2014年2月12日前
联络 :016-6263326(振宗)/ 012-7803848(永明)/ 019-3219595 (瑞香)

 

2014.02.13 刊于星洲星云版

《声音的演出》系列一

1502793_601046059967511_1255416524_o

幕落以后,有人怀念动地吟的最初。

《声音的演出》是廿五年前动地吟的雏形,简单的一把声音,一把木吉他,娓娓说诗、唱诗。第一场于1988年在陈氏书院举办,八十年代大马华社气压低沉,诗人傅承得和游川集合众多友好,把愤概的诗章转化成立体的声音,铿锵的朗诵、沉抑的诗曲大力地撼动数百观众的心灵。次年易名《动地吟》,回响不断。1999年动地吟卷土重来,齐聚了年青诗人吕育陶、林金城等巡回演出20余场,轻装上阵,从会馆到购物商场都成了动地吟的舞台。

后游川骤逝,2008年为纪念游川再办动地吟,许多诗人音乐人加入表演阵容,声势更为浩大。诗人和舞蹈家马金泉及共享空间专业舞团跨界合作,舞台艺术呈现大为提升。其后欲罢不能,再巡回十场,累积观众逾万。2012年的表演元素更丰富多元,不但融入饶舌、魔术、多媒体,演出地点也出人意表,从墓园、艺术厅、渡轮到百年戏台都响徹诗人的声音。

幕落以后,却有人怀念动地吟的最初,那一把声音,一把木吉他。

于是,我们尝试回到原点,回归《声音的演出》的质朴,毋须荧幕和音响,表演者和观众近距离交流。也许当年你错过,也许你缅怀,那么请你来到四合院艺文坊,在简约的中式格调中,感受一场最纯粹的诗歌表演。

 

主办:四合院艺文坊
策划:动地吟工委会

日期 :2014年2月22日(周六)
时间 :08:00pm – 09:30pm : 节目 / 09:30pm – 10:15pm : 自由交流
地点 :四合院艺文坊
门票 :RM 40.00 , 仅限60人
预购优惠: RM 30.00 ,2014年2月12日前
联络 :016-6263326(振宗)/ 012-7803848(永明)/ 019-3219595 (瑞香)

 

吟游诗人 /林健文

        我想,当诗人们集体出走,离开创作的书房,到各地以吟唱的方式,或抒情或激昂或温柔,我们已摇身变成游走各地的吟游诗人。我们的魔法来自灵魂,不是魔法书,依凭自己的直觉与灵感,我们用自己的声音吟唱别人或自己的诗歌,将自己想要表达的处世观,或对某些人某些事件的感觉,用比较直接和人们较容易接受的方式来传递。

        据说音乐带有魔力,周金亮的声音让这股魔力充满另类的想象空间,他以音乐施展魔法,让听众时而落泪,时而欢欣。马公的舞蹈让诗的能量通过肢体语言作为另一种呈现方式,让诗歌的隐喻得到充分的张力,举手投足间便达到奇特的魔法效果,让观众如痴如醉。而诗人们则用自己最独特的声音,呈现出仿如高低音齐全的音乐交响曲,若鹏建华的声音沉稳,翎龙叶啸金城的声音磁性,嘉仁若涛育龙的声音平淡,淑霖育陶翠云的声音壮烈激荡,国刚和修捷的声音不羁,而彩宝的声音则优美细腻。

        我常想,要是游川还在世,他必定是我们之中最像吟游诗人的诗人,他的豪迈不羁坦荡,行事半调子而不拘小节,样样通而样样松,现在只能是我时常从傅老周老口中听说的往事和传说,那么真实,却又遥不可及。不能和游川举杯共饮,似乎是我们这些后辈诗人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吟游诗人学徒通常是从经验老到的吟游诗人身上学习技能,并跟随他的导师,直到有能力开始自己的旅程为止。每一届每一场的动地吟,我们这些后辈的确能从前辈诗人身上得到许多养分,有时不只是为了写一首传世的诗,我们学习得更多的,是对生活的体验,对生命的豁达,乃健清强田思小曼老师等人对于诗的执著和坚定,才是我们年轻一辈朗唱者或诗人们,尤其是还在求学阶段的安乐书窝学生们需要认真学习的事情。

         当军人举起手中的枪杆捍卫国土,诗人却以独特的魔法,施展内心真实的感觉,为不幸者带来希望与勇气,并利用擅长的音乐魔法对抗恶徒的奸计;当国家政治腐败贪婪成灾,诗人会游走四海反抗暴政,并鼓舞受压迫群众的勇气。今天,你们来听动地吟,让我们施展魔法,为你带来新鲜的感觉和希望。

5.6.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