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蓀:當她唱歌 #台北动地吟

歌手林文蓀

我們笑說,周金亮有許多“金女郎”,但這個林文蓀最靠譜。北京音樂學院畢業,回馬一心唱歌,她一直懂得自己要什麼,因此勇敢。周金亮為她指出了一條路,不曉得能走多遠,也不知道會到達什麼地方,可以預見起起落落高高低低;當舞台燈光亮起,音樂開始流瀉,當她拿起麥克風,觀眾屏息抬望:在她的歌聲裡,一個女孩小小的身影堅定站著、唱著。

 

16/9/2014   摘自<當他們朗誦──我所知道的動地吟詩人們>  文/曾翎龍

游川:“將來,人們不會記得我的廣告;希望人們會記得我的一首詩。”

游川朗誦表演:青云亭

游川骤然逝世时,朋友们才惊觉那么多场演出中从来不曾为他录影,本以为他的表演从此只能留在回忆中,万分可惜。 有一天,我在网上搜寻游川的资料时,竟发现某个论坛中一位杨月娥老师谈及曾把游川的讲课过程用手机录下,于是便千方百计联络上杨老师。她大方的把这些片段烧录成光碟,寄到我手中。在这里我要向杨老师再次道谢。 我还记得收到光碟当天,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犹难以置信。老朋友深厚的回忆,就在這薄薄的光碟里吗?

周金亮:當他上台 #台北动地吟

歌手周金亮

周金亮寫的許多歌,會在往後不同的場合裡被傳唱。我們幸運的是,不只聽到了他的歌,還可以站在他身邊一起應和。這麼多年了他傻傻地唱,一直唱一直唱,這股傻勁畢竟也感染了許多人。每當有人取笑他沙啞的聲音不宜唱歌,我總要想起羅大佑。但羅大佑沒他會說話。當他拎著吉他上台,總也是一身的黑吸收所有的光芒,然後周遭便會擴散出去,屬於他自己的亮光。

 

16/9/2014   摘自<當他們朗誦──我所知道的動地吟詩人們>  文/曾翎龍

邢詒旺:當他寫詩 #台北动地吟

詩人邢詒旺

寫詩需要才情,邢詒旺有,滿溢。我們看過太多不痛不痒的詩,我們見識過許多偽詩人。而邢詒旺,他詩的感覺,他詩人的特質異常鮮明。你會知道他和詩的密切關係,似乎沒有了詩,他什麼都不是。而當他寫詩,他什麼都又是,那種氣場,可以抵擋詩以外的紛擾。有時我們覺得挨靠得過於緊密了,但他和他的詩在一起,還真是叫人欽羡的一對。

 

16/9/2014   摘自<當他們朗誦──我所知道的動地吟詩人們>  文/曾翎龍

 

劉育龍:當他開口 #台北动地吟

詩人劉育龍

劉育龍是個溫暖的人。總是願意幫忙,積極參與迅速回覆。不吝提供意見,綜合發言給你指引。這樣的一個人該是成熟的,有自己的信仰和堅持──他確實是。卻又是稚氣的,喜歡動漫喜歡與大伙兒玩鬧,雖然酒喝得不多,玩鬧終了也還保有一副清晰清醒的嗓音。這樣的嗓音很叫人安心,當他在台上朗誦及至唱歌,你會覺得這世界不會出什麼差錯,在沉穩的語音頓挫裡。

 

16/9/2014   摘自<當他們朗誦──我所知道的動地吟詩人們>  文/曾翎龍

游川:“將來,人們不會記得我的廣告;希望人們會記得我的一首詩。”

游川朗誦表演:一開口

游川骤然逝世时,朋友们才惊觉那么多场演出中从来不曾为他录影,本以为他的表演从此只能留在回忆中,万分可惜。 有一天,我在网上搜寻游川的资料时,竟发现某个论坛中一位杨月娥老师谈及曾把游川的讲课过程用手机录下,于是便千方百计联络上杨老师。她大方的把这些片段烧录成光碟,寄到我手中。在这里我要向杨老师再次道谢。 我还记得收到光碟当天,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犹难以置信。老朋友深厚的回忆,就在這薄薄的光碟里吗?

周若濤:當他醞釀 #台北动地吟

rsz_21詩人周若濤

周若濤常常是安靜的,叫人想起馬來諺語“diam diam ubi”(番薯埋在地裡醞釀果實)。不外露,不夠放肆,但當你也靜下心,你感覺得到他經營的語言的果實。動地吟有許多耀眼好看的表演、激昂的朗誦,唯有他不急不徐唸出,仿佛這才是文字的節奏。曾問動地吟觀眾,最受觸動的節目?答曰周若濤。應該便是這樣,朗誦要進入內心,惟有心先靜,語言才能進來。

 

16/9/2014   摘自<當他們朗誦──我所知道的動地吟詩人們>  文/曾翎龍

 

 

林健文:當他說話 #台北动地吟

詩人林健文

林健文很會說話。這麼說就錯了──他不是會說,是懂得的事多。事懂得多,說一說話就多了。況且他反應快領悟力高,事情過耳經眼,便是會了,便可以說了。行旅規劃、酒的優劣、好食地圖、足球哲學等等信手拈來;詩亦如此,因為對一件事情的發生,有著發生之前已經積累的了解,或即時的了解,成詩往往轉瞬間。像是和你說話,而你知道他的字眼後面,儲備著各類資訊描就的筆畫。

 

16/9/2014   摘自<當他們朗誦──我所知道的動地吟詩人們>  文/曾翎龍

 

黃建華:當他生活 #台北动地吟

 

詩人黃建華

我們叫他華仔,他是偶像。偶像是楷模,不煙少酒,家庭和樂。這樣的一個存在常常是沉悶的,黃建華卻是例外。有時認真,有時玩樂,認真時考量思慮卻近人情,玩樂時笑罵嘩鬧還有分寸。不推搪不含糊,事情答應了儘管放心,他會盡力。對人對事總是盡心,適度關切。生活如此則沉穩值得信賴,詩如此則真摯以至動人。生活中的黃建華和詩寫中的華仔,看了都舒服。

 

16/9/2014   摘自<當他們朗誦──我所知道的動地吟詩人們>  文/曾翎龍

游川朗誦表演:一登天安門

游川骤然逝世时,朋友们才惊觉那么多场演出中从来不曾为他录影,本以为他的表演从此只能留在回忆中,万分可惜。 有一天,我在网上搜寻游川的资料时,竟发现某个论坛中一位杨月娥老师谈及曾把游川的讲课过程用手机录下,于是便千方百计联络上杨老师。她大方的把这些片段烧录成光碟,寄到我手中。在这里我要向杨老师再次道谢。 我还记得收到光碟当天,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犹难以置信。老朋友深厚的回忆,就在這薄薄的光碟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