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童﹚詩 /傅承得

──為2014年“聲音的演出”而寫,兼至2012年的“口水評論家”。

嘓~嘓~嘓!
呱~呱~呱!

三隻癩蛤蟆
喜歡道短說長
指點江山
嘲諷人家

忘了自己
也曾經
有過奇醜無比的
尾巴

嘓~嘓~嘓!
呱~呱~呱!

20.2.2014

最初的感动:《声音的演出 》

1502793_601046059967511_1255416524_o-1024x375[1]

我只能想象当年第一场《声音的演出》。两百人披着月光,月光映在诗人相拥而泣的泪,泪滴在动容的鼓声中颤抖,顫抖如两百人的心房。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错过,当年的推手正是我的启蒙老师傅承得和他的诗人挚友游川,也许是自己懞懂无知,当年我初中,读着报章上的茅草行动、阿当事件还似懂非懂。山雨欲来,我在窗内惦记着隔壁班的女生。

后来的《动地吟》我也错过了,一直到1999年傅老师邀我,才踏上《动地吟》的舞台,此后2008、2012,从百人观众到千人,从街头到艺术厅,从表演者到统筹,一路走来我都在,最遗憾的是错过了动地吟的最初。幕落以后,诗人朋友谈起当年轻装上阵、饮马江湖的日子,万分缅怀。没有䌓复的灯光音响、数十众的工作人员,就只有诗人,和声音,和观众直接接触,从我们的声音直达心灵。我们一直想尝试再办一场简单、纯粹的诗歌的表演,但苦无场地。

1999时我也做过的事,甚至在购物广场只有四个观众,我们大声朗诵愤概的诗章,席间微微点头的老人,哪怕只有那么一个,值得了千里迢迢。后来听席间千人的掌声,震撼更甚,可是在强烈的灯光底却看不见观众的面容,毕竟有所失落。你把我的诗听进心坎里去了吗?也许是,但是我看不见。我迫切的需要看见你的眼睛,你的愤怒,你的悲哀,看见你的痛苦,和诗人激起的共鸣。

四合院艺文坊联络上我说想办活动,我马上想起这个大家的想法。四合院草创不到一年,当时就见过主导的瑞香和永明,叫我印象尤深的,就是那股傻劲。他们各有正职,就为了热爱艺术文化,在回酬尚未明朗便投入时间金钱开发艺文空间。我也是个精打细算的企业人,不禁为他们捏一把冷汗。永明是新山人,更是为此两地奔波。这股傻劲,和我辈文人不是一样吗?

所以我更想促成《声音的演出》,回到动地吟的最初,诗歌最原来的感动,从诗人的喉舌直接流进观众席,看看诗歌的力是如何超越舞台,在生活中激荡。这是我第一场统筹的诗歌朗诵,放下纷扰的工作,推开家人,为的是什么呢?国家吗?文学吗?自己吗?我不知道。

我知道如果你来,什么都他妈的值得。

日期 :2014年2月22日(周六)
时间 :08:00pm – 09:30pm : 节目 / 09:30pm – 10:15pm : 自由交流
地点 :四合院艺文坊
门票 :RM 40.00 , 仅限60人
预购优惠:RM 30.00 ,2014年2月12日前
联络 :016-6263326(振宗)/ 012-7803848(永明)/ 019-3219595 (瑞香)

 

2014.02.13 刊于星洲星云版

吟游诗人 /林健文

        我想,当诗人们集体出走,离开创作的书房,到各地以吟唱的方式,或抒情或激昂或温柔,我们已摇身变成游走各地的吟游诗人。我们的魔法来自灵魂,不是魔法书,依凭自己的直觉与灵感,我们用自己的声音吟唱别人或自己的诗歌,将自己想要表达的处世观,或对某些人某些事件的感觉,用比较直接和人们较容易接受的方式来传递。

        据说音乐带有魔力,周金亮的声音让这股魔力充满另类的想象空间,他以音乐施展魔法,让听众时而落泪,时而欢欣。马公的舞蹈让诗的能量通过肢体语言作为另一种呈现方式,让诗歌的隐喻得到充分的张力,举手投足间便达到奇特的魔法效果,让观众如痴如醉。而诗人们则用自己最独特的声音,呈现出仿如高低音齐全的音乐交响曲,若鹏建华的声音沉稳,翎龙叶啸金城的声音磁性,嘉仁若涛育龙的声音平淡,淑霖育陶翠云的声音壮烈激荡,国刚和修捷的声音不羁,而彩宝的声音则优美细腻。

        我常想,要是游川还在世,他必定是我们之中最像吟游诗人的诗人,他的豪迈不羁坦荡,行事半调子而不拘小节,样样通而样样松,现在只能是我时常从傅老周老口中听说的往事和传说,那么真实,却又遥不可及。不能和游川举杯共饮,似乎是我们这些后辈诗人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吟游诗人学徒通常是从经验老到的吟游诗人身上学习技能,并跟随他的导师,直到有能力开始自己的旅程为止。每一届每一场的动地吟,我们这些后辈的确能从前辈诗人身上得到许多养分,有时不只是为了写一首传世的诗,我们学习得更多的,是对生活的体验,对生命的豁达,乃健清强田思小曼老师等人对于诗的执著和坚定,才是我们年轻一辈朗唱者或诗人们,尤其是还在求学阶段的安乐书窝学生们需要认真学习的事情。

         当军人举起手中的枪杆捍卫国土,诗人却以独特的魔法,施展内心真实的感觉,为不幸者带来希望与勇气,并利用擅长的音乐魔法对抗恶徒的奸计;当国家政治腐败贪婪成灾,诗人会游走四海反抗暴政,并鼓舞受压迫群众的勇气。今天,你们来听动地吟,让我们施展魔法,为你带来新鲜的感觉和希望。

5.6.2012

 

感动同台,星火不息 /丘淑霖

今年年头,诗人周若鹏老师给我拨了通电话,没有多余的寒暄,而是干脆爽快地说:“今年动地吟要不要参加?”我兴奋得连演出时间、日期、地点都没问就马上答应了。

15岁那年开始接触诗歌朗诵。自2004年教育部开始办诗歌朗诵比赛以来,我就是最早一批的参赛者。从此对诗的演绎情有独钟,结下不解之缘。

开始看些诗作、知道了一些本地诗人、也知道了动地吟。2008年的动地吟我是席上观众。那时我提早近半小时入场,场内已座无虚席,还必须添加流动座位。文学活动竟然能有这么大的感召力,让当年年少懵懂的我大开眼界。事隔多年,记忆里保留了部分的演出内容,而依然根深心坎的是当时的泪水、欢笑声和如雷的掌声。当时脑海飘过这样的想法:要是我也能站在动地吟的舞台上,那该多好啊!多希望中学毕业后还有舞台让我延续对这文学艺术的热忱。

四年后,不但动地吟卷土重来,自己也真的成了演出的一部分。此外,这次演出更深具意义的是:为纪念四位开拓与发扬本地中华文化艺术的前辈——诗人游川、相声家姚新光、音乐家陈徽崇与歌唱家陈容。

这次演出让我和诗人有零距离的交流和接触。我不是诗人,而是演绎诗的人,即是诗的演员。一位演员,无论演技精湛与否,都必须熟知剧本的情节、了解编导的要求。有别于以往的比赛形式,这次朗诗少了配乐的衬托、演绎时间更短,还有不同层次、更广大的观众群,对我而言都是新的挑战。感恩在筹备排练的过程中,有周若鹏与黄建华老师的指导,让我能更自然与自在地演出。

有人说动地吟像文学界的云门舞集,我说它也像是国标舞蹈界的黑池、运动界的奥运。这天,舞台灯亮起,与诗人们并列坐在台上,开始畅游文学艺术的梦土。一场诗的飨宴、有朗、有唱、有舞。一首首道尽民生的诗,凝聚了现场上千人的心,唤起了大家沉睡的心灵。周金亮老师的谱曲更是引起共鸣。一首由温和至高亢的〈歌唱林连玉〉和娓娓抒情的〈一棵种子〉,让我更为流着炎黄子孙的血液而深感庆幸。

为了保持“最佳状态”,纵然在左右两旁的诗人朋友的“夹攻”之下,自己还没表演之前仍滴酒不沾。直到自己的环节结束后,才干了那一整碗的花雕。这时,除了醇酒湿润了嘴喉,眼泪也洒满面孔。

谢幕曲〈老朋友〉响起,傅老和诗人拿起八角碗斟酒互敬、相拥,甚至感触落泪,我看在眼里既是喜悦又伤感。我是近“90后”,虽无前辈经历肝胆相照的手足之情,却仍庆幸能从他们的交往中领略文坛的风采沧桑,并传承文化星火不息的精神。

25年前,动地吟启程。希望25年后,依然有动地吟。

19.6.2012

兩件港恤 /傅承得

週末在家陪麼女芹芹,無事立於籬前,看著挺立其旁二十余年的芒果樹。

一年容易,它又結出豐滿的果實,十來顆沉著懸掛。它受過幾次重傷,最嚴重的那次,是因枝葉茂盛濃蔭高聳,我怕渠旁寸地難以支撐它的重量,托人鋸去半邊。它一定很痛,我想。以前花開無數、果結近百的它,如今寂寥疏落;卻也仿佛無怨,碩果依然散發清香。

一輛白車停在門口。中年婦女下車來,手裡拎著白塑料袋,說:“傅先生,我來了幾回,你不在。這是我先生送給你的禮物。”我愣住,一時不知如何回應。她又說:“我先生在電視上看到你,想送你這兩件衣服,他是做衣服的,請你收下。”說完回車離去。袋裡是兩件Jeep品牌的深色格子港恤。

最近我上電視,是因為T V2前線視窗和N TV7華語新聞的動地吟報導。我做了甚麼?平白獲贈禮物。我道謝了嗎?我忘了,也沒問她先生的姓名。是頓感驚愕失了禮數吧!一對陌生的夫妻,兩件用心的港恤。

今年的動地吟,辦得比過往轟轟烈烈,主要是贊助單位與媒體的支持;也辦得比過往繽紛熱鬧,全靠團隊的努力和友好的協助。我只不過是主持會議與為場地的選擇出招,只不過是想再藉它紀念亦師亦友的遊川、姚新光、陳徽崇和陳容。盡力辦好是本份,得失之心不複重如過往。就像喝酒吧!八角碗盡興,忘了酒精,有點醉意。

辛苦了的是動地吟的團隊,可他們似乎玩得興高采烈。那也沒錯,近二十年遊川和我是這樣玩轉動地吟的,只苦了幕後的朋友。有些朋友認為動地吟輕鬆的背後隱藏嚴肅,深具社會意義。意義,是由別人來解讀的,我只確保平安順利。

這麼說也許清楚了。這兩件港恤,是送給動地吟台前幕後的朋友的,由我代表收下。我很喜歡格子衣,但已有了遊川送的峇迪魚骨衣。那就留待年底的慰勞宴當獎品,幸運兒穿上來年動地吟的舞台,記得有心人溫暖的鼓勵,那是做對事情的回饋,無價的報償。

我望著垂吊著的芒果,望著照顧了二十多年的這棵樹。

養活它的,是一米見方的溝渠旁寸土。它受過傷。

風里雨里,它仍然迎來綠油油的新葉。

星洲日報/副刊‧文:傅承得)

南洋文艺【墓园动地吟特辑】

当55米的铜像 步出神殿

当55米的铜像步出神殿
原本被铜像锐利的眼神
割裂的天空
似乎豁然变得延绵、辽阔
黄爪和黑爪的飞鸟
渐渐不再回避
铜像以巨大的朱色笔涂草
天际那数百道的符咒
( 远离若隐若现的禁忌
原本是它们已经实践多年的
条件反射 )
那群经常在祂脚下留连
觅食后随地米田共的猢狲
四散如强风吹拂的枯叶

当55米的铜像缓缓崩解
少了铜像仿佛奇数梦魇的镇摄
神殿中的大小雕像鼓噪不已
开始不安于原来的颜色和称号
市民纷纷听见
不是初一和十五
城外的海上浪涛
也越来越汹涌
越来越逼近

当55米的铜像被敲碎、融解
像生锈的陈年谎言化为流体
人们用它 浇灌出滑梯
给孩子们戏耍童年
人们用它 敲打出盆壶盘锅
让母亲们盛载生活
人们用它 制作成轮椅
供爷爷奶奶
转动岁月的夕阳……

刘育龙【诗】 【墓园动地吟特辑】

 

孤独物语

1.
我最害怕的是
还没掀起
澎湃的恋爱

就老了

2.
一杯酒
在彻夜不停的电音舞曲中
兀自蒸发

3.
他假装手机响
“喂……”

继续以电话
进攻每家电台
“喂……”

唯一的
道别方式
“喂……”

4.
你启动刚下载的
“亢奋ing”软件
在虚无的体内
血液畅快地闪烁奔流
神经末梢
如章鱼触须
伸——展——

忽然停电

吕育陶【诗】【墓园动地吟特辑】

夜店

我怀抱一本夏宇游离于台北冬夜
流过微雨的大街滑落底层的夜店
密不透风连一滴音乐也漏不出去
调酒师摇摆如摇滚 酒意从你的发
流落你的额到你鼻尖
未及沾唇你已模糊成烟
这里没有不开心的人
这里没有不美丽的人
我怀疑这里并没谁需要读诗
这里没有不舞动的人
这里没有知道寂寞的人
也许没谁需要诗
诗集在激光中如冰融化
共用过这酒杯
就算吻过

我惧怕你的美丽
搁下未饮尽的酒便逃离
夏宇和你浓稠了我的血液
一走入冬夜就烧成灰烬

周若鹏【诗】【墓园动地吟特辑】

外一章

如果不是因为写作,或许生活就是直线式的进行。

如果不是因为写作,或许动地吟就只是一个名词。

写作本来并不在我的生涯规划议程中,也不是年少时的志愿,甚至不曾设想和工作发生任何必然的关系。

也许,生活的主体并没有因为写作而有所改变,日常的行进没有因为写作而有所快慢,写作是生活主题之外的一个分号,是心灵休憩处,当是一种修炼。

所以,我不习惯作家或诗人的称号,因为那是伟大、不朽、有影响力的光环,而我,什么都不是。我的写作只不过是类似日记的延伸,却又没有日记的详尽和细琐,只是一些零碎片段的生活记号,仅仅是小我的抒怀,散漫的流光,相对的空白,本质的原来,而已。

站上动地吟的舞台更是偶然的意外。为了纪念老哥游川骤然离开我们,为了让老哥继续留在我们的圈子里,为了让大家一起和老哥同乐,于是有了傅老的提议、召集和动员,再度让动地吟的声音在舞台上演出,再度让动地吟的精神延续下去,舞台下的原意其实就是大家一起朗诗给喜欢热闹和快乐的老哥听(老哥一定在背后大骂我们不知所谓,然后哈哈大笑),时年2008。

这是老哥留给我们的缘分,于是我们在一起,朋友和后来的朋友,集合所有参与者的能量与念力,自发,亲为,奔走,筹备。动地吟再一次出发,结合了各方的善缘,站在动地吟的舞台上,从隆雪华堂开始,到后来全国巡回演出十场,荡气回肠。

人说写作是一条寂寞的路,我想寂寞的应该是写作过程中的思维状态和心理需要,那是文字沉淀和酝酿的必然。然而,在写作的路上能遇上一票因喜爱文学而结缘的朋友,在前行的路上就不觉孤单,甚至成为驱策的力量。

不孤单,因为彼此之间的友情,还有友情之间的酒量。文字让我们与酒相遇,诗情酒意,以诗入酒,以酒焚诗,诗酒酩酊,醉倒不归。

今年,傅老再次点火,大家再一次为动地吟而来,再一次聚集,再一次展示大家的用心,再一次开展十场的舞台,再一次发挥崭新的创意。动地吟有一种召唤的声音,有一种感动的力量,动地吟从来不令人失望,动地吟从来没有冷场。

这些生活圈子之外难得的经验,扩大了自己生命的象限,开阔胸怀,拓宽视野,少了这些性情中的酒肉朋友和动地吟的舞台,人生的经过或许就失去很多精彩的篇章,失去许多丰饶的景观。因为这些,我意外地走上一条不在人生行程中预期的小径,径上开满了美丽的花朵,散发宜人的香气,这真的是无心插柳的收获,成就了一个美好的后来,比梦想还要绮丽的真实,仿佛一部长篇之外一章的起伏跌宕。

黄建华【散文】 南洋文艺【墓园动地吟特辑

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 – 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以詩以歌以舞,風雲再起;
以淚以笑以愛,震撼心靈!

25年反映現實脈搏的文學活動,
緊隨時空變化,來到轉型的關鍵時刻!
精選特殊場地、開闊的全民關懷主題、
結合多元演藝與多元媒體的節目,
精銳盡出、風雲再起的更強大陣容,
再次震撼您悸動的心靈!

無題詩十二首

 2012-04-01 14:45

1
在葉和樹之間
在樹和山之間
在山和海之間
在海和魚之間
我們互相猜測
之間存在的關系……

2
一片落葉,化作一片羽毛
一片羽毛,化作一片天空
一片天空,化作一片雲朵
一片雲朵,化作一片彩虹
一片彩虹,化作一片思念
一片思念,化作一片大海
……

3
我把雲剪下
我把風卷起
我把雨收下
我把浪疊起
小心翼翼地把你
藏起……

4
你的柔情如深邃的大海
我義無反顧從你岸躍下
粉身碎骨如朵朵盛開的浪花
璀璨在你美麗的胸懷……

5
明知道你會冰冷以對
我仍然奮不顧身
投入這深不可測的大海
用尚存的一口氣
收搜你微熱的體溫……

6
我是乾枯的葉
不是遨游的魚
今生今世
只能漂浮而過
潛不入海

7
我洗盡鉛華,如紋風
不動的樹,
忘了天地,忘了爭顏,
不堪寂寞的風突然
撩起了一些心事,
幾片落葉瑟瑟索索地,
騷動起來……

8
思念是怎麼一回事?
在眉宇之間
在鼻息之間
在唇齒之間
在發梢之間
在指縫之間
靜靜流動……
9
有一天我將老去
容顏慢慢褪去
愛情也將緩緩老去
只有你知道
我永遠存在
且真實地活著
在某個人的心中……

10
當思念成為一種
癮,一種病,
我竟然找不到任何解藥,
驚惶失措,奄奄一息,
等著你把我戒掉。

11
我甘心成為
一片卑微的葉子
凋落在你的樹根底下
無聲無息
化成粘土
緊抱你永生永世
那怕你是一棵
永不開花的樹……

12
我無奈放手
因為愛得太重
飛不起,只有墜下
重重疊疊的落葉
堆積了太多的感情
難以翻身……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葉嘯)

 

七夕詩箋之寄孫春美

那年七夕出席都門詩歌雅聚,半日里獨自驅車北上南下七百公里,星夜回程得詩六首,計有《寄陳凱希》《寄游川》《寄傅承得》《寄林福南》《寄雪華堂》及《寄孫春美》。

那年
你帶著青青戲子
穿過行將打烊的茨廠街
激醒了一路驚呼錯愕的市井
男生和尚頭初剃 謝幕後
猶抱著滿懷粉絲玫瑰
女生長發披肩 還未卸下
今夜戲妝和明夜戲詞
而那編梁祝舞蝴蝶的陳連和
抬頭望見老街啞然一聲
又關起一扇故事的窗

在七夕的星空下
即興起哄
我們跨入精雕細鑿
紅顏未老的陳氏書院
以詩 以歌 以舞 以戲

狂笑嚎哭
踫擊擁抱
就是那一場潑墨寫意的戲了

誰知
接下來的戲碼
竟是大隱于市的小買賣
擺攤菜市場
以能茶的花
以能戲的眼
看眾生萬象
車如水
馬如龍

而今
陪女兒讀書練琴之余
你還是說了……
也許哪年江湖風起
會解索揚帆
叫舞台的燈
一盞接一盞
亮了百家 千家 萬萬家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小曼)

 

生命的切片

一張張表格
四四方方
像一扇玻璃雕花彩窗的零散砌片
向他人展示
我一生的重大和瑣碎

表格一張張
格子疊格子
砌成高高矮矮的建築
線條接線條
連成四通八達的道路
華文、馬來文和英文字
拼湊一個個不同的
我、BukanBumiputera和Chinese
在建築物進進出出
在道路上來來回回
在這里
填寫這一張表格
在那頭
呈交另一張表格
把時間切割成細塊
摻雜期待或失望、快樂或哀傷
一起攪拌
灌進這一秒與下一剎那之間的縫隙
夾成一個漢堡包
彎腰塞進玻璃櫃台半開的
冰冷大口

在別人為我填寫
第一張和最後一張表格之間
無數個我
為自己為別人
切削時光一節節
制作成
一張又一張
一張又一張
生命的切片……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劉育龍‧【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

 

那年十月

如果忘了那年十月
忘了是吹
哪個方向的季候風
忘了烏雲密布
如何拉扯
童年的風景線
學校屋頂上的風向雞
將會記得

如果曾經寫下
小學四年級的周記
我將寫下,10月14日。晴
以及老師的問題
有誰
知道明天為什麼要罷課的
舉手

五十多位同學
擁擠的教室
只有我
舉手
舉起一片深深的
深深的
沉默

那天,愛問問題的老師
望著窗外
不再問下去

我的鉛筆掉落地面
始終沒有寫下周記
狂風還是來了,吹過
一間間空蕩蕩的教室
一張張
倒置在桌面上的椅子
開始顫抖

如果忘了那年十月
忘了是吹
哪個方向的季候風
忘了離家不遠處
街上傳來的槍炮聲
電話鈴聲響不停的夜晚
忘了一再問母親
明天,要不要去上課
的問題
望著窗外的母親
窗外搖擺不停的茅草
都將記得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楊嘉仁‧【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

 

降落

結冰的地平線在等待
詩句從14樓的高度躍下
(詩人,政客和平民一起等待末日審判)
隔天你醒來
血和最後呼吸結成的露珠混合
凝固成長長的1字
牆上是我未能完成的遺志
“但願我能,飛。”
(現在所有的人都能飛)
達芬奇設計的飛行器在屏幕上睡眠
反貪污局的電腦持續當機

句號被我涂鴉成最後的物證
問號留在第14和第5樓之間
(一些人繼續滿口惡言一些人沾沾自喜
一些人明顯身有屎)
往下跳

掉落了昨夜為你寫的詩句

遺言穿越未知的時空而來
“但願末日我們能重逢”
疑惑慢慢凝聚成霜
阻擋我進入你的夢境
(你有沒有一艘能穿越時空的機器?)
第四層,有沒有你為我細心打造的房子
佇立在我們兩人記憶沉澱的湖上?

真相是扭曲和設計完美的夢
所有情節被仔細安排
包括一則短訊,幾件荒謬的
事情,一封遲到的信箋
(日記記錄了過去;未來只是延續的歷史)
晨光出現以前,我
終于能飛
飛到一座你埋葬夢想的大廈
飛到你不經意掉落思緒的商場
(第一個預言總是能實現)

你設計給我的降落傘未曾打開
或許離地平線太近
或許地心引力霎那增加
或許我的手指被冰冷的空氣凍僵
或許空氣被瞬間抽干

我應該學習飛得更高更遠
飛到教條憲法捆綁不到的水平
到達時間緩慢的空間
一個不需要降落的地方
尋找神話中的南天門和辨別是非的天帝
替我在七個黎明之後
還魂歸來

地平線和我的身軀只剩1公分的距離
我按下暫停鍵
寫下遺書;發出最後的短訊
打開降落傘
等待最後的降落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林健文)

 

回不去的海岸

等到海灘無人,月亮高掛
遠浪泛光,翻湧的慾望
竟如此悠遠而皎潔
妳說妳要教我飛翔
我們的羽翼確實在體內
痛楚地伸展
可腳掌下有根伏動
即使沙土迅速流變
閃躲我們最深沉的依戀

我們曾以為時間是朽蝕一切的風
我們曾以為愛情是唯一抵抗的牆
我們不曾預見另一種黑暗,偽裝成光
腐蝕耳目,燒灼人心
扭曲著每個於承諾中生長的
微渺生命

我們曾尋找無人的海岸
但那裡是否將永遠荒蕪了?
我們的羽翼與根,埋葬於
土裡水裡或灰燼裡?
月明依舊
但海面稠鬱暗沉
再難泛起微光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周若濤)

 

奇楠

當年刀光劍影斫傷
以及蛀蝕
以及病毒感染
你分泌堅強的質地
自我治療,並凝聚
成塊成片的結疤
突顯奮發的痕記

數十年後
你以色深脂厚身柔質密
倒地、土埋、水沉
留待塵埃脫盡
肉身腐朽

數十數百數千年後
人們挖掘一方神髓
以敬意,以虔誠
喚醒一縷精魂

也不必捻珠誦經
冥想禪定或靈通三界
就能懷想古今
或前生此世
記憶里飄忽的
裊裊清香

後記:奇楠,極品沉香,一片萬金。二○一二年二月十一日陪同國榮兄與彩寶參觀馬六甲荷蘭街沂水閣沉香專賣店。閣老曾昭智講解沉香、示範種類,閣中煙縷輕舞、香氣縈繞。昭智是曾子後代,奮發不忘本,閣名沂水,典出《論語.先進篇》。閣中亦擺書畫,多閣老手筆。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傅承得)

 

無罪

從地獄回來
他正面逼視死者的眼睛
只是左眼,右眼已和碎骨
揉入血色的國土

無罪
有罪的是被謊言雞奸的證據
反復無常的供證 生死未卜的證人
地獄之火把無所依附的陰謀論燒作飛灰
遍灑成部落格中被囚禁的文字

良知是累贅的脂肪 燃燒殆盡
才能飛升權力之顛
從地獄回來
從此天理和

毫無關系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周若鵬)

 

農夫

椰骨掃帚掃進黃昏。沙沙
沙沙,黃昏梳理他的髮
想起那年歉收的稻田,也如此裸問
嘰嘰逃離的小鳥

如一首歌。以鋤頭起奏
以鐮刀收音,以低垂稻穗疊高──
而他安坐門檻,已經
輕易不肯激動。那些高高低低
起起落落的,生命副歌
不就是搖飄如葉
榮枯。沙沙

沙沙。他以椰骨掃帚梳理黃昏
黃昏掃進他的髮,他安坐
門檻,研磨手中的繭
緩緩張開──如他緩緩
犁過一行行菜埂。妻子
在後邊,沙,沙,鍋碟嘈雜
竟是
日常。大音希聲,一日
將靜

未靜,燕子已經歸來。嘰,嘰
走了那麼遠,宛若
不曾離開。他站起
轉身,發覺門檻高了。那門
咿呀──關住小孩當年的叫喊
初生的稻,還在田裡
漏夜滋長

曾翎龙(本文曾獲二○一○年第九屆宗教文學獎新詩三獎)

 

重返詩國土(節錄)

安邦Ampang
行到這裡
終於蒐集完整
卸下猜疑的第100個理由

水炮車噴射彩虹
催淚彈在節慶時刻
瘋狂引爆感恩的心

誰執政都是一樣的。只要
起跑點上先讓法令內安全民

記住這日期,你說
以後得繞道而行

亞依淡Ayer Hitam
熄燈後
終於看見夜的輪廓

黑是個概念詞,烏鴉
到底有多黑?請給我一組數據
分析黑的深淺

分析夜在每個人的心裡頭
佔據多大的比例
以哪一種黑
武裝與生俱來的恐懼

沒有同樣膚色的烏鴉
卻有指黑為白的政客

失明按摩師把燈關上
你的世界肯定沒有我的黑

新古毛Kuala Kubu Baru
走入你草草素描的畫境
離開不離開,都不是

就放下吧
單憑想像是不可抵達的

那裡有改變不了的心靈花園
一花一草,任由時間踐踏

那裡有不想改變的大好河山
畫筆已乾,天地依舊濕漉

單憑想像是放棄不了的
就穿上鞋子吧

叩門不叩門,都不是
偷渡你草草素描的國境

武來岸Broga
放棄對岸的清晨
我得趕路回到這裡的黑暗

為了橋頭上啄木烏催促的聲音
為了漸弱的螢火蟲已無力提燈照亮

我相信,所以從不凝視你的背影
霧氣中無所謂存在的指標
讓假寐的人繼續假寐
讓夜行人在微弱的螢光中
隱身重返歷史的荒原

因為兩岸,是的

因為兩岸
我這端已離清晨不遠
你那裡卻漸漸步入黑暗

亞羅加也Alor Gajar
來游說我的都自覺疲累後
我含淚告別彼此再也回不去的純真

為甚麼不能共進退呢
你留下這麼一枚粗體問號
雨傘般倒掛在烏雲壓得低低的窗緣

高腳屋外就是我們的童年
以同一柄椰殼勺子
往階梯旁陶製的龍缸裡舀水洗腳
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梯階
曾默認我們上上下下和諧的足印

難道不能想些別的嗎?你說
比方六歲那年
我們快樂的打過一場架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林金城)

 

末日(外一首)

每一顆砂礫里蘊藏
荒漠最後一聲駱鈴的回響

每一滴眼淚里回蕩
浪花憑吊水族集體死亡的哀嘆

每一聲鳥囀里重復
光禿的林莽對斧鋸的告狀

每一縷黑煙向天空揭露
大地慘遭痴肥的城市
輪奸後濺滿膿血的鱗傷

每一個癌細胞的基因轉錄
垂死掙扎的人面獸
不見天日的族譜和遺傳

火山爆發
火山躊躇滿志
張開口臭的嘴巴
口水即刻
淹沒結穗的莊稼
火山再吐一口
嚼爛的檳榔
向淚痕滿臉的老農喊話︰
“要懂得感恩呀
沒有火山爆發
你呀一輩子也無法
看到這麼壯觀的紅霞!”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何乃健)

 

出路

夏日的約會
收銀機和櫥窗停業一天

我們相約散步
躲過防衛森嚴的警帽
時間的軌道持續前進

我們不知道約會的人數
可能三百
一千二或五萬三

通往乾淨的選舉的領地
沿途太多
被操控的場景
服務政黨的濃霧
包容蟒蛇的雜草

我們只知道
用踩在國土上的一雙腳
不管三百
一千二或者五萬三
進入武裝的城市
奮力踏平
那條亂石累累的道路

騎樓
中央藝術坊地鐵站出來
街道肅穆
陽光宵禁

一六十余歲老翁站在騎樓
眼光交會霎那
所有問號與答案都彼此
同步了

“讓我們為下一代邁開腳步!”
我拉著裝載
工業用防毒口罩
潛水鏡
毛巾、清水
食鹽
的背包

他衣著單薄,裝備欠缺——
蒼老的聲音利斧般
剖開靜寂的簾幕
“不,是為了我們這一代”

驟然陽光穿透雲層
撞擊我的思維
他的身影迅速擴大
成為群眾前線的旗桿

關帝廟
羅盤般旋轉的心
只有方向
卻沒有路線

遠遠逮到街頭疏落的鞋聲
仿佛回到
十九世紀幫派林立的
茨廠街
快步趨前詢問
“邊度集合?”

“佢話十二點半
諧街關帝廟出發”
嗯,關帝——
對國以忠
交友以義
作戰以勇

水炮車
他們對公平保持強大的戒心
認定我們結黨
作亂
推翻不覺腐敗的作業

在天氣預報
午後局部性陣雨來臨之前
他們搶先以辛辣的藍色化學液
鞭打我們

我們和平地走避、散開
在武力干預不到的轉角
又重新凝聚
民主的陣容

隨後而來的大雨
洗清我們身上的侮辱

催淚彈
仿佛在我們肺囊
各埋一箱芥末粉
爆開
把驚慌的鼻涕、眼淚
紛紛逼出
平和的肉體

我們蟲螞般四竄
尋覓風的缺口

當友族的手
遞給我們食鹽和清水
減緩
肉體的絕望

靈魂重新歸位頭顱
刺鼻的煙霧散開
我們驚奇發現
一整片完整的人民以及
新的國家

遠航
那夜我們各自睡去。
在夜的容器,不同的深度
不同的阻力
不同的波浪
不同的漩渦里

我們的夢
都朝著共同方向航行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動地吟演出詩人作品大匯演】‧呂育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