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玫瑰:声音的演出系列二

rose6 A3 OUTLINE

rose6 A3 OUTLINE

《诗与玫瑰》是《声音的演出》系列其中一场,这是《动地吟》诗歌朗诵、音乐和舞蹈表演

延伸出来,把诗歌搬上舞台,用朗诵、演唱、舞蹈,甚至是戏剧的方式呈现,十分灵活好玩。

和动地吟不一样的是多了许多学生参与演出:

  • 主持人除了诗人周若鹏,还和新纪元学生苏渼骅搭档。
  • 新纪元学生除了朗诵,还以文学为主题创作装置艺术品,在现场展示。
  • 新纪元学生吴优子唱自己创作的歌《玫瑰怎么会知道》。
  • 诗人邢诒旺是新纪元校友,回来唱他的创作。过去诗人都不唱歌。
  • 诗人罗罗,新纪元老师,也上场朗诵。
  • 坤成学生呈现诗歌朗诵,作品是和诗人周若鹏一起创作的。
  • 育华学生表演朗诵,新纪元爱艺鼓配合,“据说”还加入beatbox口技表演。

此外还纳入新的元素:

  • 我国一流的相声演员苏维胜、何佳文呈现相声,段子是《相声Superstar》和《逍遥一派》。
  • 新纪元戏剧和影像系呈现贺世平导演的短剧《三个小孩》
  • 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呈现以家国为主题的《冰风铃》

过去参与过动地吟的诗人曾翎龙,全面创作人王修捷、王国刚也会呈现节目。

日期:7月5日
时间:7:30pm
地点:加影新纪元学院B500礼堂
老师学生免费索票,公众人士乐捐RM20。索票详情可联络新纪元中文系阮慧慧 03-87392770 x6213,或浏览网站www.newera.com.my

《声音的演出》系列一

1502793_601046059967511_1255416524_o

幕落以后,有人怀念动地吟的最初。

《声音的演出》是廿五年前动地吟的雏形,简单的一把声音,一把木吉他,娓娓说诗、唱诗。第一场于1988年在陈氏书院举办,八十年代大马华社气压低沉,诗人傅承得和游川集合众多友好,把愤概的诗章转化成立体的声音,铿锵的朗诵、沉抑的诗曲大力地撼动数百观众的心灵。次年易名《动地吟》,回响不断。1999年动地吟卷土重来,齐聚了年青诗人吕育陶、林金城等巡回演出20余场,轻装上阵,从会馆到购物商场都成了动地吟的舞台。

后游川骤逝,2008年为纪念游川再办动地吟,许多诗人音乐人加入表演阵容,声势更为浩大。诗人和舞蹈家马金泉及共享空间专业舞团跨界合作,舞台艺术呈现大为提升。其后欲罢不能,再巡回十场,累积观众逾万。2012年的表演元素更丰富多元,不但融入饶舌、魔术、多媒体,演出地点也出人意表,从墓园、艺术厅、渡轮到百年戏台都响徹诗人的声音。

幕落以后,却有人怀念动地吟的最初,那一把声音,一把木吉他。

于是,我们尝试回到原点,回归《声音的演出》的质朴,毋须荧幕和音响,表演者和观众近距离交流。也许当年你错过,也许你缅怀,那么请你来到四合院艺文坊,在简约的中式格调中,感受一场最纯粹的诗歌表演。

 

主办:四合院艺文坊
策划:动地吟工委会

日期 :2014年2月22日(周六)
时间 :08:00pm – 09:30pm : 节目 / 09:30pm – 10:15pm : 自由交流
地点 :四合院艺文坊
门票 :RM 40.00 , 仅限60人
预购优惠: RM 30.00 ,2014年2月12日前
联络 :016-6263326(振宗)/ 012-7803848(永明)/ 019-3219595 (瑞香)

 

殿堂動地吟

2012動地吟全國巡演十場,精選場地如孝恩墓園、東禪寺院、星洲日報會議廳、拉曼大學、吉隆坡演藝中心(KL pac)、檳城渡輪、馬六甲青雲亭…點子新鮮也別具意義,史前未有。詩人、歌手、舞者不時配合場地與觀眾需求而作出調整,樂於挑戰難度之餘也玩興大起。從墓園動地吟開跑迄今,詩人、歌手、舞者的表現可謂創意無限,每場均有其表現獨特的一面,使得觀眾驚喜連連。

動地吟表演團隊9月9日將拉隊到位於怡保路的殿堂級表演廳-吉隆坡演藝中心(KL pac)。殿堂動地吟由紫藤、大將出版社聯合承辦,共分上下兩場進行:下午場次2點半開始,以及晚上場次7點開始。

有人提出既然有一流的殿堂級表演廳,豈可白白浪費設備如此齊全的舞臺裝置?當然也要有一流的殿堂級演出,於是定下目標:提升演出的水平,使之簡化精緻。8月5日亞細安動地吟,碰巧聽見詩人們略微討論呈現的部份,大家七嘴八舌,我臨時插播,聽得不甚仔細,倒曉得點子挺不少。詩人們創意十足,除了體現在寫作上,也展現在日常生活中;詩人提出不少加強節目的元素: 美食、美人、美聲…光只是想像,也會令人聯想翩翩。

殿堂動地吟現處於倒數階段,屆時究竟還有什麽新鮮勁爆的點子出現?以往動地吟的演出素來給予觀眾隨性、自然的印象,今次會否帶來什麽驚喜?目前節目仍在籌備當中,屆時自有分曉。

殿堂動地吟索票詳情:http://www.dongdiyin.com/%E6%AE%BF%E5%A0%82%E5%8A%A8%E5%9C%B0%E5%90%9F/

 

大眾書展 “诗教我的事”文学论坛開會

凭票入场!

即日起至8月15日,凡于以下特定大众门市凭单张收据消费满RM30,即可兑换一张门票!

  • 吉隆坡蕉赖利双广场,大众书局
  • 珍珠白沙罗IPC广场,大众书局
  • 双威金字塔广场,大众书局
  • 新山AEON Tebrau City,HARRIS书店
  • 新山Sutera Mall,大众书局
  • 槟城合您广场,大众书局
  • 怡保百利广场,大众书局
  • 古晋敦朱嘉广场,大众书局

条件与规则

  1. 每张门票只限一人入场。
  2. 全场自由入座。
  3. 主办单位保留取消或更改活动的权利,恕不另行通知。
  4. 谢绝3岁以下的儿童入场。

*请看以上附件,布条将放在各大大众书局,而以上是索票地点,因为Plenary Theater 可以容纳500人,票将印刷800张。另外,预留30张票给予动地吟与20张星洲副刊。

朗誦、舞蹈、吟唱‧溫馨愉悅‧“寺院動地吟”千人捧場

(雪蘭莪‧仁嘉隆11日訊)東禪寺廿位法師隨著鐘聲低沉地唱誦著《叩鍾偈》後,再加上動地吟詩人們吟唱詩人遊川的《老朋友》,讓“寺院動地吟”在溫馨愉悅的氣氛下圓滿結束。

近千人報以如雷的掌聲,讚許這場文學饗宴。

以現代詩為主軸,配合朗誦、舞蹈、吟唱等藝術表演的“寺院動地吟”長達4小時。舞者精湛的藝術舞蹈、詩人們揪心地吟詠詩歌、多元道具呈獻詩境、歌手輕撥吉他弦與小孩們朝氣的歌聲,令觀眾難忘。

動地吟自1988年開始演出,長達24年的演出儼然成為我國一個獨特的文學活動。動地吟浩大的陣容包括詩人傅承得、林金城、葉嘯、黃建華、何乃健、蘇清強、曾翎龍、楊嘉仁、周若鵬、周若濤、呂育陶及林健文;呈獻詩曲者有周金亮、安樂書窩合唱團、王修捷及王國剛;共享空間專業舞團也為詩歌編舞。

這場詩歌盛宴並無嚴禁肅穆的氛圍,反之換來幽默、調侃。台上幾張正方桌,詩人們就坐在台上輪流“上陣”,桌上也擺了大碗茶壺,形成台上也觀望、台下也欣賞的有趣畫面。

法師誦《叩鐘偈》為國家祈福 當晚東禪寺法師們也低沉悠揚唱誦《叩鍾偈》。如偈最後一句,“所求滿願,諸事吉祥”,法師們藉《叩鍾偈》為國家祈福,也表達自己愛國的心意。

這項活動由大將出版社主辦,孝恩集團榮譽贊助;余仁生、紫藤集團、ideasmith為主要贊助;城邦出版集團、馬六甲懷恩園為贊助;星洲日報、《學海》周刊為媒體伙伴。佛光山東禪寺則為承辦單位。

第四場動地吟 17日金寶拉大引爆

另外,第四場動地吟——“大學動地吟”將於6月17日下午3時,在拉曼大學金寶校區文遺堂舉行。

活動憑票入場,成人票為18令吉、學生票10令吉。欲購票或查詢可致電黃竟琿(016-2217650)、汪壬捷(016-4118377)、小綠洲圖書館(019-4151014)、學樂書苑(016-5375703)及新科技噴繪廣告公司(012-5175809)。 或上網http://www.dongdiyin.com瀏覽詳情。

星洲日報/大都會)

墓园动地吟2012图集

错过了墓园动地吟的朋友们,千万别错过4月22日在星洲日报总部的地下动地吟。到时,久违的何乃健、田思、吕育陶、骆纡蕙都会加入。不同场景,还有意想不到的新元素!

想出席“地下动地吟”的读者,只需乐捐10令吉即可入场,收入悉数捐献予“清平乐之家”。索票地点包括星洲日报八打灵再也总社(03-79658522)、星洲日报吉隆坡办事处(03-20704526)、星洲日报巴生办事处(03-33433833)、大将书行( 03-21439190)、大将出版社(03-61883266)

任何疑問,可致電文教部(03-79658549/8879)詢問。

诗曲的约会 /丘丽莹

当文学走向社会,当诗曲响彻街头,诗人和歌手就这样站在舞台上,说说唱唱地引发了人们的深省。

周末的夜晚,在热闹的第一终站购物广场朗唱诗曲,你可曾想象那种情景?

那是一场“99动地吟”诗曲朗唱会,由著名马华诗人傅承得率领歌手周金亮、戴丽金,年轻诗人吕育陶、张光前及周若鹏所呈献的舞台演出。

台下的观众不算多,但够了,知音难寻,我们都是来感受那一份激情的人。

继程法师僧袍飘飘,也伫立在观众群中。他客气不肯坐在台上,有人便拿来椅子,请他坐下。他专注的聆听诗曲,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歌手和主朗诗人忘我的低唱、吟诵,真挚感人的声音,铿锵有力的语调,虽与购物中心内喧哗的气氛不甚协调,却依然能够引起共鸣,动人以情。

歌手唱到:“这片大好河山,我们关心,我们痛苦,因为我们如此深爱……”

诗人吟诵:“因为我在此发芽,我决定在此倒下,滋养下一代的新芽。”

当文学走向社会,当诗曲响彻街头,诗人和歌手就这样站在舞台上,说说唱唱地引发了人们的深省。那些诗曲没有风花雪月,却有国家、民族、文化和历史,也描述南北大道、私营计划的意气风发,还有华裔会馆、青云亭的苍老孤寂……。

我们何曾如斯纵情吟唱?为什么我们平日总是压抑着内心深处的欢乐和伤感,为什么不把我们的梦、我们的情、我们的心声、我们的憧憬,如此痛快的宣泄出来?

在闹市中,诗曲朗唱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有点陌生,有点薄弱,但凭着他们的一股热诚,或许这声音将渐渐掩盖掉物欲和虚荣,而日益清晰响亮。


21.4.1999刊于星洲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