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动地吟的学生 /林明志

 我曾经也是个热血文艺青少年,正课不顾,国内外作家的诗歌、散文、小说倒是读了不少。也想成为一个作家或诗人,想象自己笔力千钧,排遣风雅。

中学时我就认识了若鹏兄弟二人,嘉仁是我学弟。在校时他们就发表了不少文章。我常羡慕他们好福气,有傅老作为文学创作的老师。后来在动地吟舞台上,他们翩翩的身影,玉树临风,让我不禁又羡又忌。

可能傅老和周老看穿我的心事,一个要我写诗上台朗诵,一个要我进录音室,让我也能有个翩翩的身影,临风的玉树。

可是自从大学一次情伤以后,我缪思不再,除了论文以外,不曾提笔。自台返马,与傅、周两老相聚畅谈,常看他们的文章诗词曲,不时撩起星火般点点的文思,按捺不住提笔时,大至起承转合、文章架构;小至比喻、对比、襯托、前后呼应等,就是无法运转如意。这时就会颓然掷笔,望墙兴叹。人未到中年,笔竟已“不举”,心中感慨,不为人知啊!

可怜人性本贱,感慨万千,仍抗拒不了动地吟之类的文学活动。在傅老号令下,我情怯之余,在“不举”的阴影下,还是决定担任工委一职,并鼓励安乐书窝的学生参与演出。

担任工委之际,与众文人作家相处,我常冷眼旁观。先后有若涛、周老出书、何老师乃健出诗文集、若鹏写了几篇好散文、建华兄不时有新作、嘉仁在写极短篇小说…

我必须说明:冷眼旁观,才不会又羡又忌,才能客观现实地思考。

而客观现实地思考的结果是:不是我没有福气,是我太懒散了。众文友,包括我的老师傅、周两老,一直笔耕不辍,而我汲汲营营于生活,还好逸恶劳,怎比得上他们之万一呢?

更进一步想,谁不汲汲营营于生活?

最后结论是:我太好逸恶劳!

想想众文友莫不身兼要职,都已而立开外,有者更是不惑、耳顺之年,我更是无地自容。像傅老,几个大型演出如:春雷动地、林连玉传、动地吟。每次开会,文书资料,极尽详尽之至。那份用心、耐心,我要学习。像周老,除了和傅老联袂作战外,还有红花创作大奖、宝镜、中国报专栏、南大剧本等,其创作力、工作持久力,我要学习。还有许多文友的视野之广、视角之细腻、笔耕之勤,我要学习…

最后,我明白了:在动地吟,我跟我的学生一样,都是学生。我要学习之处,俯拾皆是。

让我窃喜的是:因为太多可以学习之处,我仿佛回到学生时代,充满学习的喜悦。

27.3.2012

詩舞結合呈獻愛國情‧動地吟演出無冷場

《因為這個國家》大合唱,讓國慶前夕的動地吟帶動現場氣氛和情緒。(圖:星洲日報)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5774#ixzz3C93sjmMf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

《因為這個國家》大合唱,讓國慶前夕的動地吟帶動現場氣氛和情緒。(圖:星洲日報)

(馬六甲31日訊)“沉痛,因為我們深愛。我們站在這裡,因為這個國家。”

繼2012年12月在青雲亭戲台舉行的《動地吟》戶外大型詩歌朗誦後,主題為《刀痕與吻印:祝福馬來西亞》的動地吟演出,昨晚再度來到古城,在擁有86年歷史的晨鐘勵誌社掀開帷幕。2小時的演出毫無冷場,觀眾都帶著滿滿的收穫離去。

從舞“看懂”詩歌

這項在國慶前夕,結合我國第一支華人專業舞團共享空間的詩歌朗誦,使得古城人有機會觀賞到一場高水準的文化演出。觀眾從舞蹈員豐富的肢體語言中,掌握了詩的表達意境,也因為詩的內容,而“看懂”現代舞的精髓。

詩和舞結合,使得詩變成了活靈活現;而內斂和抽象的現代舞,也不再那麼殿堂般的難以親近,觀眾都對貫穿全場的詩舞,給予莫大的掌聲鼓勵。

今年是國運不順的一年,先有馬航MH370客機失踪,後有馬航MH17客機被導彈擊落的空難。沒有煙花綻放的國慶前夕,有詩人憑詩為國家獻上祝福,少了華麗喧嘩的國慶倒數,詩人在舞台上用他們對這片國土的關愛與批判,寄語明天會更好。

共享空間舞蹈員在開場詩舞《傳遞》,用舞蹈語言和帽子的有別,展現我國的多元民族特色。(圖:星洲日報)

共享空間舞蹈員在開場詩舞《傳遞》,用舞蹈語言和帽子的有別,展現我國的多元民族特色。(圖:星洲日報)

動地吟的內容雖有抒情詩,但更多是針砭時政的現代詩,志在批判當下,也希望通過這類文學和藝術手法描繪當下,喚醒及創造更多共鳴。

以“刀痕”“吻印”貫穿流程

全場流程以“刀痕”和“吻印”兩項主題為上下半場,刀痕傳達了這片國土所受的傷害;吻印是詩人們對這片土地的關愛。

就像歌曲創作人周金亮在尾聲的結語:“讓我們的力量,為我們的國家,做更多的事情。”

彭2中學師生
租巴士赴甲觀賞

晨鐘勵誌社的這場動地吟,吸引了一批44名從彭亨直涼國民型中學和金馬揚國中遠道而來的師生,他們是慕動地吟之名,刻意包租一輛巴士來到古城出席觀賞。

這批師生在動地吟前,於上午通過導覽員出德成和李斯斌,導覽參觀了三寶山、寶山亭和老街,充實了一堂充沛的古城文化歷史之旅。

陳展鵬:肯定年輕人創作

用歌曲來《問候馬來西亞》,林文蓀(左)以其獨特高昂的民族唱腔,讓觀眾沉醉在詩曲的美妙中,右為伴奏與合唱的周金亮。(圖:星洲日報)

用歌曲來《問候馬來西亞》,林文蓀(左)以其獨特高昂的民族唱腔,讓觀眾沉醉在詩曲的美妙中,右為伴奏與合唱的周金亮。(圖:星洲日報)

晨鐘勵誌社主席拿督陳展鵬和太太出席觀賞,沒看過動地吟演出的他被豐富的表演內容給吸引,也對年輕詩人的創作給予肯定,認為這些創新的作品,對社會有鼓勵作用。

馬六甲是今年動地吟國內的第一場演出,也是最後一場。“26歲”的動地吟於今年首次衝出海外,於今年10月和12月份別在台灣台大和新加坡演出,足見動地吟的地位已得到認同與肯定。

動地吟由詩人傅承得、已故游川等發起,於1988年12月2日在吉隆坡陳氏書院首次演出“誕生”,前身為“聲音的演出”,於翌年取材魯迅的《無題》詩“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改名為“動地吟”。

舞蹈員肢體語言生動

夜風陣陣,冥紙紛飛,動地吟在接近尾聲的詩舞《趙明福》,在舞蹈員生動肢體語言的演繹下,以及詩人周若鵬、周若濤及黃子揚串場為“演員”,使得趙明福“墜樓”和“被自殺”的情景重現,令同為馬六甲人的趙明福在2009年的這宗血案,人們的記憶再度還原。

巧合的是,當詩舞進行中時,國慶前夕的夜風卻陣陣吹來,使得舞蹈員撒下的冥紙不斷飛舞,形成充滿想像空間的氛圍。

周若鵬在詩舞中分飾兩角,分別是原本的詩人身份,及穿上外套的“官僚”。他以詩和豐富的神情,將官僚的人性的劣根性演繹地淋漓盡致,成功發揮出文學結合了視覺,揮發出人性醜陋和充滿矛盾的內容。

年輕詩人黃子揚還是一名拉曼大學在籍生,他以沉穩的聲調,朗誦出《當你飛行而我沉潛》,表達出對兩起空難事件的淡淡哀愁。

王修捷在《Lagu1Malaysia》的吉他伴奏中,其七情上面將“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詩曲內容表露無遺,令觀眾發出會心一笑。(圖:星洲日報)

王修捷在《Lagu1Malaysia》的吉他伴奏中,其七情上面將“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詩曲內容表露無遺,令觀眾發出會心一笑。(圖:星洲日報)

王修捷以吉他伴奏的《Lagu 1 Malaysia》,內容主要對時政冷嘲熱諷和挖苦揶揄,也引起觀眾共鳴,發出會心一笑。

周錦聰的《日漸繽紛的花園》則帶出我國的多元特色,奈何卻有人害怕大紅花的色彩,會被爭艷鬥麗的多元給掩蓋,而意圖作出一些干預。

古城動地吟得到華團與文教界人士支持,並被精彩演出吸引。左二為晨鐘勵誌社主席拿督陳展鵬、左一為其太太朱佩嬋、左三起符史勤和培風中學前校長鄧日才。(圖:星洲日報)

古城動地吟得到華團與文教界人士支持,並被精彩演出吸引。左二為晨鐘勵誌社主席拿督陳展鵬、左一為其太太朱佩嬋、左三起符史勤和培風中學前校長鄧日才。(圖:星洲日報)

 

動地吟採“咖啡店”形式,等待演出的詩人會坐著輪候出場。3位詩人左起周錦聰、鄭羽倫和葉蓬玲。(圖:星洲日報)

動地吟採“咖啡店”形式,等待演出的詩人會坐著輪候出場。3位詩人左起周錦聰、鄭羽倫和葉蓬玲。(圖:星洲日報)

手指點墨投票,是所有選民在去年505大選的新鮮事,也被搬上了舞台。(圖:星洲日報)

手指點墨投票,是所有選民在去年505大選的新鮮事,也被搬上了舞台。(圖:星洲日報)

詩舞將詩人與舞蹈結合,周若鵬(後)穿上外套站在高處後,更將“官僚”的人性劣根性演繹得淋漓盡致。(圖:星洲日報)

詩舞將詩人與舞蹈結合,周若鵬(後)穿上外套站在高處後,更將“官僚”的人性劣根性演繹得淋漓盡致。(圖:星洲日報)

《趙明福》墜樓“被自殺”,這件事的重現,使得人們的記憶有了復活的空間。(圖:星洲日報)

《趙明福》墜樓“被自殺”,這件事的重現,使得人們的記憶有了復活的空間。(圖:星洲日報)

詩人黃子揚(左三)在《趙明福》中,安慰飾演趙明福亡妻(左二)的舞蹈員,使得現代舞通過詩,有著豐富傳神的表達。(圖:星洲日報)

詩人黃子揚(左三)在《趙明福》中,安慰飾演趙明福亡妻(左二)的舞蹈員,使得現代舞通過詩,有著豐富傳神的表達。(圖:星洲日報)

詩歌朗誦回到最初,就是一支麥克風,和純粹的赤子之心,圖為戴上墨鏡的陳偉哲在朗誦《群居》。(圖:星洲日報)

詩歌朗誦回到最初,就是一支麥克風,和純粹的赤子之心,圖為戴上墨鏡的陳偉哲在朗誦《群居》。(圖:星洲日報)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5774#ixzz3C93SOP3O

 

那一夜,诗的多重花瓣绽放 /周锦聪

poetry and roses“诗与玫瑰”,给人无限的遐想。7月5日,我赴了一场诗的约会。“诗与玫瑰”是由“动地吟”工委会主办,新纪元大学学院承办的声音演出。除了诗人和艺人,约一半的节目由学生呈献。他们以各种方式拉近观众与诗歌的距离,不论是朗诵、演唱、舞蹈,甚至是戏剧的方式呈献,大都让我耳目一新。

学生的创意的确不亚于诗人。

新纪元戏剧和影像系呈献贺世平导演的短剧《三个小孩》,高潮迭起,笑中带泪。三个演员对角色拿捏得恰到好处,单是三个人,却以“变脸”般的演技,演出多重角色,一举手一投足,就是出茨厂街和吉隆坡的拓荒史。这批年轻人的演出,表现跟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呈献的《冰风铃》不遑多让。两场表演虽然都不是朗诵诗歌,却让观众感受到浓浓的诗意。短剧结局时,老奶奶到警察局报案,寻找失踪的先贤叶亚来,跟诗歌一样留下袅袅余音——丧失历史的诠释权,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开国功臣将被排除于历史之外,还有多少遗憾有待书写……

坤成中学生演出的<气球>,扣人心弦。诗歌由学生亲自创作,已让人期待,而这群中学时收放自如的语调和表情,更让我们的心情,随着一个个紧握、破裂或升空的气球而起落。她们的文字和演出,成果以气球隐喻理想的破灭和升华。

加影育华中学的一群学生,演出蔡春梅老师的<一个古早的声音>,充满创意。他们以雄浑有力的声音,起伏有致的鼓声,带出二十四节令鼓的文化涵义,更突出了我国华人维护中华文化的不屈精神。鼓中有诗,诗中有鼓,诗鼓浑然一体,象征中华文化源源不绝。

诗人的表现当然也不俗。邢诒旺是新纪元校友,回来母校唱他的诗作,意义非凡。诗人摆动身体弹奏吉他,不时眯着眼以深情的声音,诉说自己的爱情观,十分契合“诗与玫瑰”的主题。两首诗的语言和韵律都比较接近口语, 却无损其诗意的扩散。周金亮演唱《Kasih》,一把沧桑而不失感性的声音,唱出爱情飘离而常留心间的惆怅,跟邢诒旺高唱情诗一样让人动容。

“诗与玫瑰”中的诗人如罗罗、曾翎龙,表演前都分享了他们的创作动机。这样的分享若精简生动,应该能帮助观众欣赏诗歌。然而,两人似乎都拿捏得不太好,说得太详细,限制了观众的现象空间。罗罗叙说起载送母亲的遗体回家的过程,语气哀伤,一度未诵泪欲流。不知是否太激动,罗罗朗诵诗歌的时候不时忘词,许多诗意的句子都改成散文化的叙述,十分可惜。

跟罗罗比起来,其学生朗诵他悼念亡母的诗歌,表现更逊色。十多个学生一起朗诵这类思念亲人的诗歌,是十分危险的,只要其中一两人感情不投入,语调不和谐,整体的表演效果将大打折扣。从学生的表情、语调和朗诵技巧评断,他们大都不能感受诗歌的深层含义和意境,“飘”出来的声音显得支离破碎。那拿着一块红布飘来飘去的女生,应该是代表诗人的母亲化成的蝴蝶吧?其实,若以诗歌的意境考究,她只要偶尔出现,偶尔舞动就好。那么长时间辛苦地飘来飘去,表演者辛苦,观众也莫名其妙。

多元化是这场表演的特色。然而,既然定下“诗与玫瑰”这高雅的主题,所有表演就应尽可能向主题靠拢,如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呈献的《冰风铃》紧扣对家国的关爱,加影育华学生朗诵的<等你回来>表露对随MH370失踪的父亲的思念,吴优子歌唱其创作的“诗与玫瑰”,尽显少女对爱情的憧憬。相比之下,两场相声演出,虽频频向观众抛笑弹,却是所有表演中距离主题最远的,跟其他演出格格不入。相声,如何更具体表现出诗的多重想象,刻画玫瑰的多层象征?这是表演者、创作者和节目策划者应该费神思考的。

由于年轻人无穷的创意,由于诗人不绝的创作热忱,我对下一场“诗与玫瑰”的演出,充满期待——期待诗的多重花瓣,更缤纷地绽放。

 

文摘录自《马华文学》第21期

诗与玫瑰:声音与诗的交汇 /刘泀嗪

poetry and roses由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创办人马金泉为舞台总监,动地吟工委会主办,新纪元大学学院承办,以及艺青出版社有限公司、益新印务有限公司、大将出版社及《学海》协办的2014年声音的演出系列二之“
诗与玫瑰”,在7月5日于新纪元大学学院盛大举行。当晚迎来各界人士的热烈参与,出席人数约800人,现场座无虚席,场面十分热闹。

以爱、浪漫、抒情为主题的“诗与玫瑰:声音的演出”,各表演单位以各种对诗的精湛演绎,将爱的讯息寄托在音乐、人声、舞蹈、戏剧上,以演唱、朗诵、跳舞、相声和戏剧表演呈献出精彩的文学舞台演出,以灵活又生活化的形式让普罗大众接触其诗的精髓,呈献的作品包括吴优子的词曲创作<玫瑰怎么会知道>、马华诗人曾翎龙<以北>、新纪元中文系讲师罗罗<陪你回家>、周金亮谱曲,曾荣胜翻译马来诗人乌斯曼 • 阿旺的<爱人>、加影育华蔡春梅老师<等你回来>等。

“声音的演出”是动地吟的雏形,简单的一把声音,一把木吉他,娓娓说诗、唱诗。此演出是当年
由诗人傅承得和游川集合众多友好,把愤概的诗章转化成立体的声音,铿锵的朗诵、沉抑的诗曲大力地撼动数百观众的心灵。幕落以后,由于有人怀念动地吟的最初,于是在2014年2月22日便有了“声音的演出系列一——回到动地吟的最初”。然而,这次由新纪元大学承办的“诗与玫瑰”与以往的动地吟不同,除了诗人的呈献之外,大部分节目来自在籍学生的诗、曲创作,并且结合鼓、装置艺术、口技(beatbox)于表演当中。

新纪元中文系师生携手朗诵罗罗的两首创作<您坐在山上>和<陪你回家>;新纪元戏剧与影像系演出《三个小孩》探讨华人祖辈南来开山垦荒的足迹;新纪元爱艺鼓鼓队用铿锵有力的鼓声演绎温柔轻盈的诗句。由加影育华同学朗诵该校蔡春梅老师创作的诗歌<等你回来>取材自真人真事,来自蔡老师孩子的同学。现场约45位来自北京高校对外汉语专业的师生,马中两国对此事件无不感同身受,大家现场默默揩泪。

当晚的表演者还有苏维胜、何佳文、周金亮、周若鹏、曾翎龙、王国刚、林文荪、王修捷、罗罗、邢诒旺、苏渼骅、吴优子、共享空间专业舞团、育华华文学会朗诵队、坤成朗诵队、新纪元戏剧与影像系和新纪元爱艺鼓。

文化是一种永续经营的传承

新纪元大学学院中文系系主任伍燕翎表示,乃是希望年轻一辈可以感受到马华文学作品的精粹。从最早期神州、天狼星的文人结社,到后来的动地吟,马华写作人都从不同的方式来演绎或呈献自己的声音。这次“诗与玫瑰”的演出主体不完全是马华诗人,而是由年轻一辈的学生上阵,文学之可以传承,应该由他们开始。

文摘录自《马华文学》第21期

动地吟新鲜主持人:苏渼骅

10660565_10152631542059004_2083666143_n马六甲动地吟刚落幕,还是要说说迟交简介的苏渼骅。她是校内的高材生,老师力荐主持上一场“声音的演出:诗与玫瑰”,她机灵生动,台风稳健,更难得的是事前备稿,十分称职。这次动地吟找她来主持,也没让人失望,一点就通,观众不乏好评。她将赴台深造,希望未来还有合作的机会吧!

苏渼骅,淡江大学大众传播系三年级。自小因爱讲话,常被老师投诉;也因爱讲话,当上主持人。就这样。

心意如诗 愿力如石 — 感谢马六甲动地吟承办团体

1012677_558821684164143_2079021836_n

墙上的字画有什么故事吗?我看了看自己衣服上亮黄色的”动地吟”,那是书法家黄金炳先生的字,从宣纸走了出来,足迹印过在报纸、诗集,站上各地舞台,跃入观众、读者的心灵。

动地吟记者招待会在马六甲培风美术馆举行,很难想象独中里头有如此格调的美术馆。这是马六甲培风校友会设立的,校友不只策划、筹资、运作,还捐献收藏,除了校友的作品,甚至还有伯圆、张大千的墨宝!美术馆供学生自由参观,也开放给外来的宾客。校友会的任务是协助学校发展,文化艺术是课堂上无法涵盖的内容,美术馆正好让学生直接接触艺术,无论对教育或社区都贡献良多。

墙上的字画说的故事不只是艺术,还有点点滴滴校友的心意,把美术馆从无到有,耗费多少心力呢?这岂不是华教自力更生的典型例子?承办动地吟,也是本着传扬华文文学的心。我辈写作人经营纸面的文字,能力有限,要让精神传播开来,还得仰赖干实事的人。

感谢马六甲培风校友会、马六甲留台同学会、南大校友会、平民校友会、公教校友会、育民校友会、晨钟青年团、惠州青年团、广东青年团、颖川堂陈氏青年团联办动地吟,让诗歌走入古城街头!

10455423_773882572658052_8361918521391792769_n 10570412_775732129139763_2946769608924640156_n
10590655_775732782473031_4831326923552915216_n

 

 

用影像写诗:陈子韩


1479534_10151877840844024_704348539_n那时陈子韩的录像机的架子是穿在身上的,仿佛是身体延伸出来的手脚,我联想到科幻,比如Iron Man。他温文而笃定的指挥诗人们怎么走、怎么转、怎么停,我们乖乖的照办,心里多少狐疑我辈凡夫在镜头底下哪能变出什么花样。隔天子韩就编制好动地吟的宣传视频,把诗人的心意诠释得恰到好处,用诗意的影像,说让诗意走入民间。

子韩是动地吟的多媒体总监,舞台上精彩的影像都是他包办。我知道那是费力费神的事,尤其他还有正业要兼顾。舞台上我们把他用力的点出来时,他总是腼腆的笑着摇手。这次他又拔刀相助,无论如何要好好介绍他。我请他说两句话…

“我怕肥,但我更怕饿。”他说。

我们明白。

陈子韩,槟城威南,2003年报读韩江学院新闻系,2005年韩江学院广电系毕业

 

赤裸的诗人:罗罗

1402149_10201625854021116_1086003167_o第一次看罗罗表演是在“声音的演出:诗与玫瑰”,诗写给逝世的母亲。他质朴的朗诵提醒我想起办动地吟的初衷,就是这样!呈现诗人最原始的声音,最真实的情感。他像是慢慢的把衣服撕下,编成一条长长的、灰色的丝带,系着观众的心灵,把我们慢慢的牵入诗境。他突然以方言对远方的母亲高呼,那突然迸发的情感,仿佛把丝带猛抽了一下,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扑到,陷入愁绪的流沙。

听说在马六甲动地吟,他将朗诵写给女儿小米和国家的诗作,诗中可有把我们救出流沙那天使的翅膀?我拭目以待。

羅志強,筆名羅羅,昆羅爾。畢業於台灣中山大學中文系,東華大學創英所。曾獲馬來西亞海鷗年度文學獎、台灣梁實秋文學獎、香港青年文學獎等等。曾任學院講師,現辭職攻讀博士學位。著有《詩在逃亡》、《小米書》

 

衣魚書塾

游過智慧的印記與鉛拓
游過抽象或具體的句讀
那些因潛行其間瀏覽過的故事
溫柔如蜜,蹭擦生暖
緩緩脈動,振起久蟄的鱗片
往文明的方位,擺尾
游去,穿越整排的書冊
我記得曾在夾頁間,飄浮著
一些來不及馴化的典故
在塵封的吉光片羽裡
有作者藏匿的思想
沈重的寂寞10638061_10203325560192708_1422318340_n
我聽見扉頁翻動若海浪
拍打生活的礁岸,漲潮
又退潮,規律的波濤
星系的牽引,日常
複日常,在月光的餘韻下
我登陸了島嶼
在其內,吐納著
繭形的夢

“突然我是船长”:周若鹏

其实也并非突然,2012年这个开玩笑的“交棒”仪式,大概就预示了今天。

其实也并非突然,2012年这个开玩笑的“交棒”仪式,大概就预示了今天。

从表演诗人“突然”变成总策划,却仍然要担任主持,仍然要表演,工作吃重许多,深切体会前总策划傅承得老师的辛劳。这些压力在办上半年两场“声音的演出”时,便已经体验过,所幸有一些拍拍胸口就两肋插刀的朋友,像马金泉、周锦聪、曾昭智、陈子韩等等。事情才得已进行。他们是我在巨浪中的浮木,以后要摆在台面用烈酒供奉的。

周若鹏(1974年-),马来西亚华裔诗人,生于吉隆坡,中学就读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当时著名马华诗人傅承得在该校执教,受其引导开始写诗。作品散见于马来西亚各大报章及个人部落格zhouruopeng.com。现任The Name Technology Sdn. Bhd.执行董事,大将出版社董事长。他的兴趣范围甚广,除写诗以外,喜好表演,诗歌朗诵、魔术、赛车均有所涉。1999年及2008年参与演出动地吟全国巡回诗曲朗唱会,首次结合魔术和诗歌朗诵表演。2009年和共享空间舞团跨界合作,结合朗诵与舞蹈,同台演出。2012年再次参演动地吟。2014年策划”声音的演出”,首场于2月22日在四合院艺文坊开演。著有诗集《相思扑满》、《速读》《香草》,散文集《突然我是船长》

 

时间的歌

寂寞是夜深
突然静止的虫鸣
蚊子粘在骤停的微风
树枝卡着犬吠 在浓稠夜影中
凝固 那首恋歌在眼睛底
始终流不出来

虫鸣忽又奏起
路开始流动 落叶浮游若舞
星空推展开来如时间的布匹
不经意掩盖了那首
明明熟悉的歌
久久想不起旋律

2014.04 刊于《马华文学》

 

 

 

马不停蹄 老马识途:马金泉

IMG_1998

我们不时会开“马”的玩笑,但总是“尊称”马金泉作“马公”,彰显他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每一场演出,他总是最先到场,台前台后打点一切,从灯光音响到道具布置,他都安排妥贴,表演者大可专注表演就行了。表演结束后,马公也是最迟离开的人,处理所有善后工作。

DSCF4467前阵子的两场文学活动我忙得喘不过气来,眼看就要窒息。我本来不好意思劳烦马公,那毕竟不完全是动地吟的演出,但他知道了以后,翻翻行事历,说:“这段时间我可以。”便主动拍胸口包办舞台事务,连同叶忠文老师和舞团成员倾力支援,活动才顺利进行。马公马金泉有的不只是才情,还有侠义。

马金泉以出众的舞蹈才华荣获香港艺术奖学金就读于香港演艺学院舞蹈系专科,毕业后加入台湾林怀民所创办的云门舞集担任专业舞者,随后加入美国纽约陈乃霓现代舞团及GGD舞团担任专业舞者。专业科班受训,在国际知名舞团冶炼身手及经验的高角度,正是他回国发展专业舞团实力的养分。马金泉荣获2008年马来西亚十大杰出青年奖,并于2011年荣获世界华人楷模奖的荣誉。

 

当舞者不舞
– 致马金泉

当舞者不舞
舞台空了出来
诗人上台吟诵动地的豪情
酒翻一地 舞者挥袖
乍见游川寻花雕而来

当舞者不舞
时间空了出来
歌者唱尽千古风波三千不平事 *
泪洒一地 舞者弹指
一面巨鼓忽地裂开

当最后一盏探射灯熄灭
诗人歌者闲散如星
舞者自席间徐步而来
签散满地 无关前程
当舞
则舞

2008.08

注: “千古风波” “三千不平事”句皆节自游川诗“口占”,此诗亦由周金亮谱曲演唱。

后记:舞者兼编舞家马金泉,携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参与动地吟诗曲朗唱演出,其压轴舞蹈“问签”融入已辞世的游川的诗作。马公本身不上台,担任动地吟舞台总监,指挥若定,让我折服。古晋演出适逢砂州大停电,表演者们皆在星月下无所事事,马公仍从容要求我戴好麦克风,电供一恢复立刻测试。所谓专业,莫若马公。

 

////周若鹏